總裁不要弄疼我

作者:不純的兔子

文字大小調整:

  晚些時候,嚴希將車丟在中心廣場,開槍打爆了油箱,留下爛攤子給蘇重華收拾,然后才去和嚴冽匯合。

    嚴希到時,嚴冽又昏睡過去。他的燒還沒有退,全身都是汗。嚴希解開他的衣服,想用毛巾擦拭他的身體幫他降溫,但卻找不到地方下手……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皮膚是完好的。

    一時,嚴希說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受到懲罰,她應該高興,但是似乎不是這樣。她可以毫不猶豫的殺他,為什么卻見不得他受折磨?

    手肘碰到懷中的槍,嚴希微微一怔。

    這是殺他的最好時機,他毫無反擊之力,將槍抵在他眉心、或者心臟,只需要一發子彈就可以完成她的報復。

    嚴希眼底映著清冷的光,手指緊貼扳機,卻遲遲沒能開槍。

    熟睡的人突然醒來,握住她的槍移到一邊,在她怔忡間,將她扯到身前,狠狠吻住。

    嚴希呆住,撐起身體想要躲開,可是嚴冽抱的死緊。嚴希心頭成恨,使力將他從床上摔下來,卻沒想到他不肯放手,帶著她一齊摔到地上。她壓在他身上,撞裂了他的傷,但他好像沒有知覺一樣,翻身將她壓住,用力吮吸她的唇,抵死纏綿。

    “……”

    嚴希聞到濃烈的血腥味道,眼神幽幽黯淡。

    應該過了很久。

    身上的人沒了動靜。

    嚴希將他推開,看著自己身上的血跡……那全都是他的血。嚴希再看身邊的人,眉心舒展,好似如愿以償一般,那么滿足。

    他剛才的舉動,全都是出自本能的反應?

    大概吧。

    清醒的他不會這么不要命的折騰……為了占她一點便宜,把命再搭上。

    嚴希嘆了口氣,爬起來,把他拖到床上。

    搬動他的過程中,嚴冽身上掉出一件東西。嚴希撿起來,微微皺眉。竟然是一枚微型發信裝置。

    嚴希喊來探長,請他幫忙抬嚴冽。他們必須盡快離開這里。

    嚴希剛剛離開,蘇重華就殺到。雙方的汽車在街道展開追逐,蘇重華不顧社會影響,在街頭集中火力圍剿她的舉動簡直就像瘋子。

    “去地鐵站……”嚴冽醒來,氣息微弱的說。

    嚴希看了看他,果斷的調轉方向。

    倫敦的地鐵在二戰時期曾作為地下掩體,有很多處廢棄的隧道。嚴冽與杰克聯絡,讓他傳一張精確的地下圖過來,然后交給嚴希。

    杰克入侵地鐵調控系統,為他們開路,嚴希將車開進地下隧道,根據杰克的指示,進入其中一條廢棄隧道。

    蘇重華要中斷全部地鐵,并且搜索到他們行蹤至少需要五小時以上,他們暫時是安全的。

    狄奧向嚴冽匯報,他們再有七小時就可以抵達,請他務必堅持到那個時候。嚴希聽到他們的對話,一言不發。

    “你在想,怎么誘狄奧去對付蘇重華,然后用我作人質離開英國。”

    嚴希沉默,等于默認。

    嚴冽長嘆一聲。“你不需要想那么多,我不會逃……你在這里,我哪里都不會去……”

    這句話不是他第一次說。

    “你不相信……”嚴冽失笑。“也難怪,在你心里,我沒什么信用可言……要再相信騙過你的人很難吧……”

    嚴希站起身,不想跟他呆在同一個地方。

    “其實,你可以殺了我。”

    她停住。

    “我死了,就沒什么可再懷疑的了。”

    嚴希慢慢轉過身。“你就這么想死?”

    “死在你手上,我死而無憾。”

    嚴希看著了他好一會兒,從身后拔出一支左輪槍,褪盡里面的子彈,只放進去一枚。嚴冽看著她的動作,眼中閃過了然。

    “我們來玩個游戲。”嚴希把槍扔給他。

    “小貓,你不覺得你太殘忍了?”

    “是你說你想死的。”

    “你瘋了!”他明明知道那一槍有子彈!

    “難道讓我看著你死?”

    “……”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