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不要弄疼我

作者:不純的兔子

文字大小調整:

   韓杰坐在他對面,拿過酒給自己倒了一杯,喝掉,又倒一杯,再喝掉。

    他很愛她,只是愛她的方式很笨拙。他其實是個徹頭徹尾的笨蛋,對于如何去愛一個人,笨的讓人啼笑皆非。

    葉海發現他對著自己笑,微皺眉。

    “我對她的感情不輸你。”韓杰挑釁似的說道:“你怎么證明你更有資格得到她?你救過她,對她有恩?用這些束縛她,把她綁在自己身邊,難道你不覺得自己很卑鄙?”

    接連的問題,讓葉海無從回答。

    “愛情不是單方面的執著,你要她,她未必要你,你用強迫的方式得到她,她永遠得不到幸福。你知道嗎?你就像一個獄卒,囚禁她,也囚禁了她的快樂……那就是你想要得到的?”

    “一個郁郁寡歡的女人,一個沒自由沒尊嚴、只為報答你救命之恩而存在的女人,她的眼睛里沒有光采,臉上沒有笑容……你可以得到她,但是你得到只是一具空殼,她的靈魂被毀了,被你毀了!”

    “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可是她呢?在你死后,或者在她死前,她終于松了一口氣說出她可以解脫了——這就是你要的結果?你愛她,就是要她顏色盡失,卑微的做一個由你操控的人偶?那不是愛!”

    韓杰冷靜下來,看著他,沉聲說:“放開手,還給她自由,就算她不屬于你,她也會找到屬于她的幸福……讓她幸福快樂的過一輩子,不就是你想要為她實現的愿望?”

    “……”

    韓杰說的這些,他沒有想過。

    他以為他可以給她全世界,沒有人比他更有資格擁有她。可是,他忘了問她想不想要。

    他以為就算她對他沒有感情,只要他緊緊抓住她,他們就有可能幸福,可是,他忘了,受到的壓迫越強烈,反抗越強烈。

    他可以控制她一時,控制不了一世。

    韓杰說她有選擇的自由,不是誰想帶走她,而是她想跟誰走。同樣,留住她,不由他想或不想,而是要她心甘情愿。

    一個簡單的道理,他現在才明白。

    何薇睡的很早,到了半夜,聽到門鎖響動,醒了過來。她仔細聽著外面的腳步聲,聽到他走到房門外,連忙躺下去裝睡。

    門打開,亮起微弱的燈光。

    何薇閉上眼睛,一動不動。

    很久,沒有聲音。

    葉海倚在門邊,脫掉外套放到柜子上,卻因腳步不穩,推動了柜子,弄出一聲驚響。

    何薇坐了起來,看到他晃晃悠悠的扶著墻,遲疑了下,下床過去扶他。她還沒走近,就聞到他身上濃烈的酒氣。

    他喝醉了。

    而且,不是一般的醉。

    何薇把他扶到床上,去廚房倒水。

    她從沒看到他喝醉過。小的時候他的爸爸經常喝醉酒回家,他會摟著她躲在衣柜里,以防他發酒瘋拿他們撒氣……

    何薇想起以前的事,不禁有些怔忡。

    他為了保護她,替她挨了不少打。那個時候,他們都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可在那時,他總是把她拉到身后,用他的身體擋住拳腳,不讓她受傷……

    何薇回來,看到他扯開自己的上衣,知道他是感到不舒服。她扶著他,先喂他喝了小半杯水,然后把他放倒,幫他脫掉衣服。

    “薇薇……”葉海含糊不清的念著她的名字,胡亂揮著手尋找她的所在。

    何薇把脫下來的衣褲放到一邊,回來時被他抓個正著。他雖然醉了,但是手勁還是很大,一把就把她拽倒。何薇趴在床邊,剛要起來,就被他抱上了床。葉海翻身壓住她,雙手在她后背游走。

    何薇被他壓的喘不過,可是推又推不動他。幸好他很快睡著了,少了強壓過來的蠻力,何薇很容易就把他推回去。

    她幫他擺好枕頭,把他推上去,看到他出了滿頭汗,又去拿毛巾幫他擦。一番折騰下來,何薇沒了睡意。

    門開著。

    他醉迷糊了。

    她想走,隨時都可以,可是……

    何薇爬上床,坐在他旁邊,看著他,輕輕嘆氣。

    他喝的這么醉是因為她嗎?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