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不要弄疼我

作者:不純的兔子

文字大小調整:

   葉海走進來,屋子里坐的著人紛紛起來,孟飛幾個人急著向他圍過來。

    “我們剛得到消息,東誠的老大和泰國那邊的黑幫搭上線,打算回來找咱們報仇!”

    “我去海關查過,沒有他們的出境記錄,要是他們沒有離開香港,給他們牽線的只能是吳恩俊了。”

    宿醉的頭痛壓迫著他腦子里的神經,他們說的什么,他一句也聽不進。

    大家看著他一直往里走,充滿疑惑的跟在他后面。

    葉海走到吧臺前,撈起里面的水壺倒了一杯水,又挖了兩大勺冰塊進去,在他們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把冰涼的水喝下去。

    冷意清醒了頭腦,也清晰了心痛。

    他無法不去想她的離開,想了,撕心裂肺的痛。

    “老大,我們現在……”

    葉海轉過來,目光掠過他們中間,停在韓杰身上——

    我喜歡他——

    這件事是我不對,你不應該打他,不關他的事!

    “你們都出去。”

    “老大!”

    徐正扯扯孟飛,示意他趕緊走。

    滿屋子的人往外面挪動。

    “韓杰,你留下。”

    韓杰回過身,看著他。

    所有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他們倆。

    葉海低頭深吸一口氣,痛感隨著血液流動過全身,心臟像被抽空一般,變成了一處無感覺的空洞。

    像是終于下定決心般的,他朝韓杰走過去,面無表情,猛的扯過他的領子,將他按在墻上!

    緊握的拳頭,那么用力,蓄滿了他的憤怒。

    韓杰詫異的看著他,他詫異的不是葉海對他的憤怒,而是掩藏在憤怒下的悲痛。

    他可以打他,可以殺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一切,但宣泄了憤怒之后,他還剩下什么?

    她會恨他。

    他沒有勇氣面對她的恨。

    無奈而刺痛的感覺狠狠割劃心臟,葉海松了手,頹然的向后退了一步。憤怒沒了,殺意沒了,只剩狼狽與挫敗。“好好對她。”

    韓杰怔了下。

    葉海沉默了數秒,決然走開。

    他,放棄了?

    韓杰疑惑。

    他對他說的那句話分明是在交待……他決定成全他們,但,為什么?他和何薇發生了什么?

    韓杰打來電話時,何薇正在市場買東西。她知道喝醉的滋味不好受,想著買些豬肝回去做,市場剛上貨,她在那兒等了一陣子才買到新鮮的。

    “何薇,你和葉海發生什么事了?”www.zongcaibuyaonongtengwo.net

    剛接起電話,韓杰就拋給她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沒什么,怎么了?”

    “葉海剛剛……”韓杰的聲音消失了一陣子,似乎在整理思緒。

    何薇不禁疑惑。“葉海去找你了?”他醒了?可是,他看到她不在,怎么沒有找她?

    “葉海讓我好好對你,他好像是……放棄了。”

    何薇一愣,腦子里剎時一片空白。

    “我不是很確定,他的反應滿奇怪的,昨晚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昨晚……

    何薇的目光閃了閃。

    什么也沒發生。

    他喝醉回家,睡著了……只是這樣,而已。

    “是嗎……”她聽到自己的聲音,卻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居然,那么平靜。“這樣也好。”

    何薇不經意瞥見手中的袋子,又不自覺發呆出神。

    “真的不要緊?”

    “嗯。”

    “何薇……”

    “韓杰。”她打斷他。“謝謝你。”

    “……”

    “我在外面不方便,改天再打給你。”何薇匆忙關掉手機,站在雜亂喧鬧的市場,忽然有種迷失的茫然。

    她盼著,祈求著他可以放過她,可是,這個愿望實現時,她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開心。

    輕松是輕松,但是像斷了線的風箏。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