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不要弄疼我

作者:不純的兔子

文字大小調整:

    “澤鎧,你真查清楚了……”張耀明一邊注意著葉海的臉色,一邊問:“這種事可不能亂說。”

    “是不是,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孟飛的話一出,其他人都沉默了。

    過了好一陣子,葉海才說:“徐正,你去,叫上韓杰。”

    “好。”

    詩詩幫她安排了兩天假,讓她養病,不過等到工作結束,她的病也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后期我會調整日程安排,多給你時間休息,不過接下來要錄第二張唱片,保守估計,起碼要忙過五月。”

    “嗯,沒關系。要是沒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詩詩瞅著她匆匆忙忙的樣子,不贊同的皺眉。“又要去約會?”

    “不啊,不是……”

    “我問過馮澤鎧了,他說上次接你的那個人是葉海,你以前的男人。”

    何薇羞窘的張口結舌。“不是……他……澤鎧胡說的……”

    “作為經紀人,我有必要提醒你,他是有女朋友的人,要是被媒體曝光,對你的名聲很不好。”

    “……”

    “我不是想干涉你的私事,不過,你看起來一副又笨又好騙的模樣,可別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不會的……葉海不是那樣的人。”

    “那可不好說,男人這種生物。”詩詩輕哼一聲。“對他們來說,女人永遠是越多越好,最好是環肥燕瘦,各色俱全。”

    何薇沒有反駁她的話。

    上次在家里,他把她拉到懷里,她能感覺到他的意圖……她只是裝作不知道罷了。她不是很清楚他是怎么想的,他有女朋友是不爭的事實……要是他對她抱著那種想法,是不是說他只想跟她玩玩?

    但是,葉海不是那種人。

    沒有人比她更了解他,他絕對不是朝三暮四的男人——

    你真的確定嗎?

    心底一個聲音提出質疑。

    好幾次,她看到在他身邊出現不同的女人,她不知道她們是誰。她所了解的只是他的一面,只是他給她看的一面,她并不完全了解他不是么?

    酒吧門口掛著暫停營業的牌子,幾個青年在門前的馬路來回徘徊。不一會兒,兩輛車停在路前,他們快步迎了過去。

    葉海從車上下來,把鑰匙交給其中一個人。孟飛等人從后面那輛車上下來,跟著他一起進了酒吧。

    酒吧的大堂沒有開燈,就只有窗戶透進的一點光亮。剛進來,就聽到拳打腳踢和男人的痛哭聲,葉海皺皺眉,示意孟飛把人帶到里面去。

    李廣業看到葉海,掙扎著想要爬過來求饒,但是中途被孟飛一拳搗中下腹,痛暈了過去。

    人被帶走,立即安靜了許多。

    葉海看到坐在那兒的方穎兒,走了過去。徐正和韓杰見到他來,一前一后站起來。徐正想要向他匯報經過,被葉海攔住。他坐在方穎兒對面,看到她的眼睛是紅的,知道她剛哭過,讓徐正給她倒杯水。

    原本繃著冷漠情緒的方穎兒,眼淚再一次崩潰。葉海沒有說話,抽出一支煙,耐心等她情緒平復。

    中途,葉海的手機震動,他沒有理會。

    哭了好一陣子,方穎兒總算冷靜下來,她端起水,喝了一大口,把杯子重重放回桌上,冷冷的看著他。“我是和他上床了……你想怎么樣!”

    “為什么。”

    “我下賤,我不要臉,我喜歡和男人胡搞!”方穎兒喊完之后,憤憤的站了起來。“葉海,我跟你談戀愛不是賣給你!你沒有資格審判我!把李廣業放了,不然我就報警告你們非法拘禁!”

    她的聲音很大,在遠處的韓杰等人都聽見了。

    張耀明耐不住脾氣,兇巴巴的沖過來。“我最恨水性楊花的女人,你**的給老大戴綠帽子還理直氣壯了?信不信我砍死你們兩個奸夫淫,婦!”

    方穎兒被他嚇的坐了回去。

    “為什么。”

    方穎兒看著對面的葉海,比起一臉兇相的張耀明,不動聲色的他才是最教她害怕的。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