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不要弄疼我

作者:不純的兔子

文字大小調整:

  她吃第一口時,葉海體貼的問她好不好吃,她美滋滋的點頭,頭還沒點完,就被他壓著吻到窒息。事后,他意猶未盡的舔著唇,催促她接著吃。何薇這時才幡然醒悟,他要嘗的,是她嘴里的味道!

    然后,何薇在想著如何避開他的侵犯之時,忽然間想到一件事——她家里只有一張床,睡覺的時候,她必須和他睡在一張床上。

    她家里的沙發很大,也很舒服,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是絕對不會放著床不睡自己睡沙發的。也就是說,她再怎么想辦法避開他,最終都會被他收服。

    “晚上……我們怎么睡?”何薇試探的問。

    “嗯?”

    “我的床有點小……”

    “還好,夠睡了。”

    何薇悶了會兒,又說:“要不,我睡沙發?”

    葉海轉頭看著她,要說他沒察覺她的意圖……怎么可能?“你睡床,我睡這兒。”說完,他起身,進了臥室。

    何薇的目光跟著他,怎么看,怎么覺得他的背影有些落寞。

    不一會兒,葉海拿著枕頭和毯子出來。“你困了就先休息吧。”

    她沒想不跟他睡……何薇看著他把枕頭和毯子放下,突然一頭扎進他懷里,用力摟著他的腰。“我隨便說說的……”

    葉海低頭看著她,淺淺一笑。“我也是。”

    “……”

    抬頭,看到他眼中的戲謔,何薇又好氣又好笑。他幾時學會用這么一手對付她?

    “你壞死了!”

    葉海微微笑,慢慢彎下腰向她靠近。何薇戒備的瞅著他,防備他不打招呼的強吻。忽然,葉海的笑容沒了,換了副頗為嚴肅的表情。

    “你不喜歡的事,直接告訴我,不用拐彎抹角。”深邃的眼眸浮動撩惑人心的光芒。他認真對她說,沒有絲毫玩笑的意思。

    “也不是……不喜歡……”仔細想想,她也不知道在防他什么,心是他的,人早晚也是他的,再怎么回避,他們也是要在一起的……何況,那些羞人的事他們沒少做,只是差那最后一步罷了。

    “我不會強迫你。你不喜歡的,我不做。”

    也不用這么鄭重其事的對她承諾吧……何薇輕嘆,伸手摟著他,盡力依向他。“我知道了。”

    葉海溫柔的摸著她的后腦,像是在寵一個孩子。

    看完影片,何薇去洗漱,換上睡衣上床。臥室的燈光調暗,柔和的燈光把**的溫馨。

    何薇跪坐在床的一角,看著葉海,一個勁兒笑。

    “笑什么?”

    “大灰狼的牙齒被拔掉了。”

    葉海微皺眉,轉而又笑。“比喻不恰當,被拔掉的是尾巴。”

    何薇過好久才醒悟他指的是什么。“你這個……”

    “流氓?”

    “……”

    葉海伸手把她攬到身邊,輕笑。“放心,我只對你一個人流氓。”

    “才怪。”何薇想起之前他承認和方穎兒的事,心情一下子變的很糟。“你和方穎兒……你們……”

    葉海聽她支吾半天,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你很在意?”

    “嗯……”

    “我們上過床,就只是這樣。”

    何薇怔了下,抬頭看他。他沒有解釋,沒有道歉,也沒有嘗試安慰她……他們上過床,只是這樣。

    他陳述的是事實,不能改變的事實。

    何薇糾結的心情忽然間放松。

    方穎兒畢竟曾經是他的女朋友,分手之后,無論怎樣的公正的評判,都是對她的不尊重。即使為了取悅她,他也不會為前一段關系做出斷語。

    這是他的溫柔,不為人知的溫柔。

    何薇抱住他的腰,臉貼在他胸前。現在擁有他的人是她,以前的事,根本不需要在意。

    不過,她還是好奇。

    “你和她……都是怎么做的……”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