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不要弄疼我

作者:不純的兔子

文字大小調整:

 葉海彎下腰,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起來。他的拉扯的力氣太猛,花瓶從她腿上滾落,瞬間摔成碎片。

    何薇呆呆的看著地面,身體止不住發抖。

    “把話說清楚。”

    何薇如同失去意識一般,無法支配身體,軟軟靠向他身上。

    葉海握著她的雙肩,推開她,強迫她站好,嚴厲的逼問:“上次在酒店追你的男人是誰?這段日子你每天晚上出去是去做什么!”

    何薇的目光微微一閃,一度渙散的眼神重新聚集。她靜靜的看著他,看著他眼中的憤怒……

    是吧,他怎么可能原諒她。

    只是知道她和男人在一起,他就已經無法容忍……他是占有欲那么強的一個人,怎么可能容許他的東西被別人占有?

    她,不完整了。

    “詩詩打電話來對你說了什么。”

    她說,她不管她了……何薇低垂的目光流泄出悲哀。

    葉海盯著她,忽然想到什么,放開她去開電視。何薇跌坐回地面,掌心按在碎片上,割裂般的疼痛。

    而,身體的痛感,遠不足以覆蓋心間的痛——

    “女星為搏上位,主動獻身潛規則。自出道緋聞不斷的歌手何薇,今天又曝出令人震驚的丑聞……”

    主持人說完,畫面切入一段錄影。

    電視中播放的片段經過處理,裸呈的身體被馬塞克遮住,唯獨清晰露出她的臉。

    葉海盯著電視中的畫面,不敢置信的走到前面。

    “據知情人士爆料,何薇進入演藝圈有貴人相助,沒有任何背景的新人,在兩年內迅速竄紅,讓人不得懷疑其成功是依靠出**體換取……”

    “葉海……”何薇站在他身后,憂傷的望著他。手掌被刺破的傷口,流出的血沿著指尖滴落,一如她此刻的心境。“不是這樣的……”

    她的話語那么無力。

    她沒有想到蔣容會將事實扭曲成這樣,也終于明白詩詩為什么會那么憤怒……但,事實不是那樣的。

    “這就是你要告訴我的事。”葉海說完,慢慢轉過來,漠然的神情找不到一絲一毫的情緒。

    比憤怒更可怕。

    丑陋的真相攤開在面前,她反而平靜了。“你不相信我。”

    “你讓我信什么?”葉海指著身后的電視,狠狠的說:“除非里面那個人不是你!”

    “我被下了藥。”何薇眼中噙著淚光。“蔣容拍下了這些,要脅我去陪她指定的男人上,床,我跑掉了,她曝光了錄影……他們說的不是真相。”

    葉海沉默的望著她。

    許久。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為什么不早告訴我。”

    她害怕,害怕面對現在的一切。

    葉海冷冷一笑,帶著幾分諷刺。“是因為丑事再也藏不住了吧。你準備好的謊話沒來得及說出,就得知有人搶先放出消息……現在編出這種故事,你當我是傻子?”

    “我沒有說謊。”

    她的眼神澄清,不藏一絲一毫的虛假。他應該相信她,可是現在,他要怎么說服自己相信她?

    葉海筆直走向門口,擦肩而過之時,何薇扯住他的袖子。葉海看也沒看,甩開了她的手。

    砰然巨響的關門聲,震碎了她最后一點希冀。

    平時熱鬧的酒吧,今天靜的連根針掉地上都能聽見。葉海一個人坐在吧臺喝酒,其他人圍坐在角落,沒一個人敢接近他。

    何薇的事鬧的沸沸揚揚,可謂是家喻戶曉,電視上播出的片段經過處理,可是網絡上面卻放著完整的視頻,他從小呵護到大的寶貝,一絲不掛的曝露在全天下男人的視線,想也知道那滋味多難受。

    方穎兒那件事就不提了,何薇這事兒可是貨真價實的一大頂綠帽子,男人最在乎面子,這事要是擱別的女人身上,就算葉海不追究,他們也非把她肢解扔去喂狗,但偏偏她是他最心愛的女人。

    “怎么辦?”

    “噓,小點聲。”

    吧臺那頭砰的一響,一只空酒瓶碎的淅瀝嘩啦。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