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不要弄疼我

作者:不純的兔子

文字大小調整:

 吳恩俊彎起唇,讓開了位置。諒她搞出不花樣,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要是她真的下得了手,那么,讓葉海死在最心愛的女人手上,未嘗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何薇走到前面,低頭看著葉海。

    葉海看到她手中的槍,非但沒有失望,反而對她笑了起來。他曾遺失對她的信任,為此,得到慘痛的教訓。可是,他不會重復同樣的錯誤。

    他不信她會開槍。

    迎著他信任的目光,何薇的表情只有漠然。

    嚴希教過她,槍應該怎么用……

    何薇舉起手中的槍,卻發現這比射擊槍靶要難上許多。她的手顫抖的厲害,雙手幾乎不能支撐起槍的重量——

    我不認為葉海會輕易被你騙過,他了解你,而且,他愛你。

    猝不及防的心痛來襲,何薇的手垂落身側,痛苦的閉上眼睛。

    看來,她只能做到這個地步。

    哼,到底是個女人。吳恩俊邁步上前,打算接手她未完成的任務,卻在這時,看到她堅定的握緊槍,朝著葉海的左胸扣下扳機——

    砰!

    硝煙彌散,一片沉寂。

    葉海平躺下去,眼中滿是驚愕。他的胸口破開一個血洞,汩汩的向外流著血,很快便浸透了半個身體。

    何薇靜靜的看著他,將他眼神中流露的悲苦牢牢記在心中,在他體力不支,虛弱的合上眼睛,陷入昏迷之時,冷然轉身,將槍交還吳恩俊,頭也不回的走掉。

    吳恩俊看著葉海胸前流血不止的槍洞,好一會兒才回過神。“媽的……最毒婦人心,女人狠起來真的會要人命……”

    “吳SIR,那個女人,就這么放她走?”

    “不然呢?”

    “那葉海的尸體怎么處理?”

    “哼。”吳恩俊收起槍,看著葉海,冷冷一笑。“難道我還要找塊風水寶地埋了他?走了,會有人來替他收尸。”

    黑暗潮濕的倉庫,寂靜無聲。

    葉海躺在那里,一動不動,幾乎感覺不到氣息。

    倉庫的頂篷落下一道陽光,少頃,一個輕盈的身影,無聲無息的落在地面。確定四下沒有人,來人走向葉海。

    子彈嵌在肋骨,并未深入,之所以流血不止,是因為擊中了靜脈血管。嚴希的手按在葉海的胸口,感覺到他的心臟跳動,從背包中取出藥和繃帶,暫時幫他止血。

    她想不到,看起來那么柔弱的女人,竟然有膽量冒這么大的險……子彈稍微射偏一寸,葉海就沒命了。

    誰想到,她真的做到了。

    這究竟是多么深的執念?

    她不懂,不明白,費盡心機,只為換來他的恨……何薇真的明白被心愛的人恨著是一種什么滋味?奉獻,犧牲,沒有她想的那么美好,真的沒有。人心一旦生恨,便再難愛,破鏡重圓都是童話……

    嚴希看著葉海,眼前浮現嚴冽冷漠的面龐。

    被愛對她是一種奢侈,所以,她永遠不會懂她的坦然。

    由于失血過多,葉海的心臟一度停止了跳動,可最后,他還是挺過來了。何薇接到嚴希的電話,一個字都說不出,泣不成聲。

    葉海清醒的第二天,吳恩俊的尸體被發現,死因不明。隔天,AQUARIUS的告別演唱會如期舉行,容納數萬人的館場爆滿,原本預計在十點結束,在歌迷的熱情挽留下,持續到凌晨。

    那天的演唱會,葉海也在。

    光華璀璨的舞臺,不及她的光芒。

    沒有人,沒有人比她更耀眼。

    這并非是偏袒,而是每個人都能夠感受到的事實,她是為那個舞臺而生,站在上面,自然而然散發出難以想象的光輝。

    他從不認為她進娛樂圈的決定是對的,但現在,他不得不承認,這是屬于她的天空,是他無法干涉的領域,她的才華在這里得以展現……從前,強留她在身邊的他是多么自私。

    憶及當日,她在開槍一瞬間的狠絕,他終于知道,她對他再也沒有愛,只剩下了恨。

    不該強求,如果那是她希望的,如果他真的愛她,他應該做的不是勉強,而是成全……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