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不要弄疼我

作者:不純的兔子

文字大小調整:

如果這個時候嚴冽的心沒有被怒火侵占,他會注意到小貓在瑟瑟發抖,可是他沒有,他一心想著宣泄自己的怒火,用力按住小貓,強硬的推進,完全不在乎她是否受傷。

過程不那么順利。

很痛,很痛……

小貓的身體完全僵硬,意識墜入恐怖的惡夢中,除了疼痛,感覺不到其他……淚水,輕輕滑落,沒有聲音,只是不停流淚。

絲質的床面濕了一片。

嚴冽摸到那片濕,微怔,人仿佛突然清醒,看著眼前凌亂的一切,許久沒有動彈。

小貓在哭,因為害怕,因為他的粗暴。

他到底在做什么?

嚴冽的眼神一度深晦,伸出手,想要安慰,停滯良久,卻又收了回來。

他想對她做什么?

他不并不想這樣做,不是嗎?

困惑。

超出他所能理解的困惑……

嚴冽離開了。

什么話也沒有留下。

小貓側躺在床上,許久,未曾從驚嚇中醒神。

他走了……

小貓慢慢蜷起雙腿,用自己的體溫,安慰自己。

身體的記憶仍在,那份疼痛,并沒有因為他的終止而消散。可是,她沒有因為他的離開而感到慶幸……

她想知道原因。

為什么,他忽然變得殘忍……

小貓一夜未眠。

天亮時分,她離開房間去找嚴冽,想要問清楚昨天晚上發生的事。

可是,她沒有找到。

管家說嚴冽昨晚外出,一直沒有回來。

奧路菲覺得奇怪,小貓一整天恍恍惚惚,好像生了病一樣。

“小貓。”

“……”

“小貓?”

小貓回神,呆呆的望著他。

“你怎么了?”

傷心在溫柔面前,會變得異常脆弱。小貓沒有開口,淚水無聲無息的沒過臉頰。

奧路菲微訝。“發生什么事了嗎?”

小貓搖頭,可還是流淚不止。

其實,奧路菲猜也猜的到,她會哭,一定與嚴冽有關。回想昨天與嚴冽的談話,奧路菲已經明白了七八分。

“小貓,不要哭了,女孩哭鼻子會變丑。”

奧路菲遞給她紙巾,小貓接過紙巾,按在眼睛上面,紙面很就被浸透了。奧路菲看著她,微嘆。

他不認為小貓是個不經打擊的脆弱女孩,所以,能讓她傷心到淚流不止的份上,想必是嚴冽做了非常過分的事。

“小貓,不要哭,跟我說說,嚴冽怎么欺負你了,我幫你出氣。”

小貓還是搖頭。

“既然你不想說,那就不要再哭。不然,我看了會替你難過。”

小貓呆呆的望著他,真的不哭了。

奧路菲笑著撫上她的臉頰,幫她擦去淚痕。“哭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只會讓關心你的人難過,女人需要懂得擅于使用自己的眼淚,但絕不要用在關心自己的人面前。”

小貓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用衣服擦干凈臉,抬頭望見奧路菲眼中的笑意,不好意思的羞紅了臉。

嚴冽回來,聽管家說小貓找過他,想了很久,才去花房找她。可他沒有走到,便看見花房中舉止曖昧的兩個人。

嚴冽轉身走掉。

這一晚,小貓仍然沒有見到嚴冽。

到了下半夜,她實在挨不住困倦,趴在床上睡著了。

“起來!”

清早,小貓被兇惡的聲音吵醒。她沒有睡醒,迷迷糊糊的嗚嗚兩聲,蜷了蜷身子又睡沉。

嚴冽看著她,微微皺眉,狠下心把她從床上拖下來。

小貓坐在地上,仰著頭,茫然的望著他,眼睛里面有著讓人心疼的無助。

“去洗臉,換好衣服下來。”嚴冽冷冰冰的吩咐完,就離開了房間。

小貓不敢耽擱,很就弄好下樓去了。在一樓的客廳,她看到了嚴冽,還有奧路菲。

小貓下樓梯的腳步遲緩下來。

氣氛,有些不對勁。

“小貓,早。”奧路菲沖她微笑。

“……早。”

“昨晚睡的好嗎?”

“嗯。”

小貓走到嚴冽身邊,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不安的握緊自己的手。

“奧路菲要走了。”嚴冽的聲音十分冷漠。“你跟他一起離開。”

小貓以為自己聽錯了,震驚的看著他。可是他臉上的冷漠卻告訴她,她沒有聽錯……他不要她了。

委屈的酸意涌上心頭,眼睛一度被淚水模糊。

可是,她忍住,不讓自己哭。

“為什么……”

她想知道……是她做錯了什么事嗎?讓他忽然之間改變的原因是什么?他為什么不要她了?

“沒有為什么,這是我的命令。”

“我不想走……”

“你似乎沒有資格對我提要求。”

“我不走!我不走!”小貓突然大聲喊。

嚴冽一下子站了起來,小貓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嚴冽慢慢轉過身,深晦的眼神充滿陰鷙與沉怒。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