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不要弄疼我

作者:不純的兔子

文字大小調整:

嚴冽抱著嚴希去沈醉那兒,他把她丟在那里就離開了。沈醉幫她做了檢查,同樣身為女人,對這種傷只要是看一看就疼的渾身發冷,不用問也知道嚴冽對她多么粗暴。

沈醉幫她消毒,涂上藥膏,讓她躺在床上,然后拿了被子給她蓋。“想不想吃點什么?”

嚴希搖搖頭。上藥的疼痛剛過,她的臉色蒼白,仍有些氣力不繼。

沈醉拖來一把椅子,坐在上面,拿出煙點上。低頭抽了幾口,眉毛微揚,輕的調侃。“你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還會受這么嚴重的傷?啊,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太小太緊……嘖嘖,真是令男人銷魂的小女人。”

“這個男人終于露出本來面目了。”沈醉的語氣突然一轉,變得沉重而且冰冷。

“不是他的錯……”嚴希輕輕合上眼睛,寧靜的神情好似永眠一般安詳。

“你還要替他辯解?”沈醉被她氣死了。癡情不是這么個癡法,男人對女人好才值得女人付出,要是對她不好,憑什么還對他千依百順?

“是我對不起他。”

“你對不起他什么了?”

嚴希不說話。

沈醉支著額頭,微嘆。“小貓,像你這樣死心眼的女人我見太多了,不是一味隱忍,一味退讓,對方就一定明白你的心意。看看鐘默的小未婚妻,看看為楚少軒死掉的蘭若,你也準備做下一個可悲的人,被男人虐待至死?”

“不是的……嚴冽和他們不一樣……”

“你倒是跟我說說,他和他們哪里不一樣。”

嚴希轉過臉,看著她,尚未開口,眼底便掠過一抹深痛。“記得幾年前,我服避,孕藥的事嗎?”

沈醉愣了愣,點頭。

“那個時候,嚴冽還沒有碰過我。”嚴希的聲音很輕,很靜,有種認命的悲苦。

“沒碰過你……”沈醉回過味來,有些驚訝。“你是說,睡你的男人不是嚴冽?”

嚴希輕點頭。

沈醉是很意外,因為她想不出來,除了嚴冽還有誰有機會接近她……以嚴冽對她的嚴密保護,不可能再有其他人了。

“嚴冽帶我去中東時,我被綁架,賣給了一位沙漠領主……那個男人強,暴了我……”

這件事她確實不知道。沈醉掐熄了手上的煙,聽她繼續說。

“后來,嚴冽把我救了回來,可他并不知道我在那里發生了什么事,也沒有問過……我很害怕被他嫌棄,也就不敢告訴他……之后回到嚴家,那個男人又來找我,好幾次,強迫我和他發生關系……”嚴希痛苦的閉上眼睛,那些不堪的記憶,再難回憶下去。

“等等。”沈醉打斷她。“你是說,一個男人強占了你,嚴冽把你從他手中救出來之后,他又在這里再度出現,多次強迫你和他發生關系?”

“嗯……”

難道只有她覺得哪里不對嗎?照嚴冽的行事作風,早在這個人侵犯他的利益之初,就會將他徹底抹殺,難道還會給他第二次機會來騷擾她?而且是在嚴家,在他的眼皮底下。

“你說的這個是誰?”

“伊恩,亞伯拉罕。”

驀然,沈醉眼中一閃,十分銳利的光芒。

嚴希沒有留意到她異樣的神色,繼續講下去。“他帶我去斐濟,向我求婚,我抱著僥幸的想法,期望他可以原諒,于是我們……”

“嚴冽發現你不是處女,開始對你冷淡……是這樣子吧?”

嚴希點點頭。

“為什么你不早告訴我?醫學上,補一層膜很容易,你和嚴冽就不會搞成這樣子了。”不過,也難說,就算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嚴冽恐怕也……

“這是我應受的懲罰……”

沈醉看著她,心里十分不忍。她有什么錯?她唯一的錯就是遇上嚴冽,并且傻傻的愛著他。

“歐洲分部的船途經蘇伊士運河,遭遇海盜襲擊,十六名船員成為人質。總統十分重視這件事,正在與海盜交涉談判……”嚴希一頓,接著說:“狄奧已到達索馬里,等候你的指令。”

“先交給官方處理,談判失敗再讓狄奧行動,人和貨都不能有事。”

“是。”

嚴希繼續匯報其他事情,嚴冽看著若無其事的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她的淡然好似昨晚什么事都不曾發生……

她已經沒事了嗎?上次沒有流血都暈倒進了醫院,這次這么就恢復?看她的臉色好像不是很好。

嚴希匯報完畢,發現嚴冽看著自己。“還有其他事嗎?”

“沒了,你出去吧。”

“是。”

嚴冽看著她離開。

想想,她一次都沒有為自己辯解過,即使她現在有機會……是因為認定是她的錯嗎?默默的接受懲罰……

嚴冽轉過身,看著下方籠罩在云霧中的街道。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