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總裁愛上替嫁嬌妻

作者:失落的喧囂

文字大小調整:
  海水狂怒翻涌,雷雨不歇,外面的沙灘,半山別墅的窗外,沒有人知道,在濃濃的黑夜中掩住了一道身影,邪冷的氣息,黑色的眸,反印在玻璃窗上,魔魅橫生。
  就這樣,這道身影一直佇立在窗外,冰冷的雨打在他的身上,他扼自不動,目光如咆哮的海水,如漫天冰冷無情的雨。
  久久注視。
  注視著,明滅的閃電照亮了天地,一剎那照亮沒有完全拉上,吹起窗簾后,里面的一切!
  那是一場男女的纏綿。
  清清楚楚,黑色與白色,強健與嬌小,粗喘與嬌呤......
  沒有反抗,掙扎。
  散落于風雨電閃,刻在他的耳里!
  在砸向破璃的手慢慢松開的過程中,在抵在窗臺的身體旋身遠離的時候,莫遠冰冷鬼魅森寒的臉冷冷勾起了唇,他冰冷的笑,笑容滲人,眼神譏諷,似在嘲弄著什么......
  嘲弄著已經冰凍的顫動,還是痛?
  譏笑著他自己竟跑到這里來?
  為了一個賤人?
  或許他已經忘了這一幕是他同意的,決定的,他對少女無情冷酷說過的話!
  莫遠的眸光幽冷,冷冽的背影轉瞬消失在雨幕。
  而風雨雷鳴的夜,陳柔止那最后一聲‘不——’剛發出亦飄得很遠,卻沒在了炸響的雷聲里。
  這一聲‘不’有幾人聽到呢?
  此時的莫遠在另一處推開了半掩的房門。
  他不會看到,在他離開后,里面肢體相纏的男女分開,燈光點亮了黑色......
  “對不起......”抱著被子,少女低低的聲音揚起。
  還是不行.......
  “不怪你,是我太急了,看來我騰馳的魅力還是不夠啊......好好睡吧!”隱約的男人邪魅的笑,自嘲的,拍了拍少女的頭,深深的凝一眼,離去。
  “謝謝——”
  ......輕輕的,門關上。
  “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咦!一個人?”黑暗中,隨著門口莫遠的氣息出現,一道尖銳的女聲響起,尖銳的笑含著說不清是嘲弄還是得意的意味。
  “......”
  挾著寒冷的氣,莫遠的身影筆直的朝著床走去。
  “讓我猜是不是跟我想的一樣?”不管莫遠的回答,尖銳的女聲繼續說著“不會是剛好撞見了吧,想想,我大哥的魅力有多少女人能抵抗,那個賤人還不手到擒來......”
  “遠——別去管那個賤人了,我愛你,愛了你這么多年......”忽然尖銳的女聲變得嬌柔,但分外詭異。
  “只有我才是真心的.....其它的女人都是賤人......”
  走到床邊,莫遠欣長的身影罩下,居高臨下的看,此刻的騰芊,閃電的光影里,眼神是瘋狂,得意的笑,精神狂亂,衣衫破碎,發絲凌亂不堪,拉得床頭鎖住雙手雙腳的鐵鏈‘哧哧——’作響。
  “愛我一個就好.....遠——”
  伴著鐵鏈聲,渴求的,騰芊的眼睛又變成了可憐兮兮。
  雙手雙腳顫動。
  襯著雷鳴電閃,濃稠的黑夜詭然無比!
  “如你所愿——”
  這樣的騰芊莫遠卻像是絲毫不意外,斜勾著唇,神情莫測的身體伏下,手指勾動冰寒的鏈鏈......
  這一夜,雷聲閃電大雨不停......
  無限漫長......
  清晨,咆哮了一夜的雷電終于回歸寧靜。
  波瀾起伏的大海歸于平緩。
  海上的日出,燦爛的劃開晨曦!
  也結束了暴風雨夜的躁動!
  日出的壯觀,迷離了陳柔止的眼,她沉在那一份別樣的美麗里,海天一色,日出,深藍,靠著推開的窗深呼一口氣,清涼的空氣襲來吹散一夜未眠的困澀,她回身,慢慢的拉上窗簾。
  低斂著目光定在旁邊的房間......
  隨后,下一秒,不經易間一怔。
  視線里,日出的紅光里,不遠的別墅二樓,一間房間的門打開,莫遠一身懶懶的走了出來,手機放在耳邊,似乎正在通話,他薄薄的唇抿著,隱隱能聽到他冷冽的聲音通過早上的微風傳遞。
  他也看到了她。
  握緊手,對上他漆黑深沉的眼,她淡淡點頭。
  而他只半勾唇,面無表情,眼神沒有停留的轉開。
  她望著他回到那間房內。
  “還有什么要說的?”對著一早打來的電話,莫遠似有不耐,眉頭蹙著“我等下回去給你打電話。”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