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總裁愛上替嫁嬌妻

作者:失落的喧囂

文字大小調整:
  陳柔止不會知道在離開她后,一路簇擁著美麗女人的那些仆人們抬起頭時,望著美麗東方女人嘴邊勾起的笑時,不禁無奈的搖頭,對陳柔止是一臉的同情,竟被她們家女主人覺得有趣。
  她們女主人那每每喜歡逗弄人的惡趣味又來了。
  天很快就黑了。
  從見過那個美麗的東方女人后,陳柔止一直有些不寧,不知道為什么,總是有一份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心也微微的澀。
  晚上用餐時沒有見到那個美麗的女人,墓子寒也沒有回來,用完飯后,陳柔止一早就坐在了房里,可是,等到了比前幾天更晚的時間他都沒有回房。
  陳柔止不由想到那個美麗的東方女人。
  想到她口中的親密,還有那份別人學不來的溫婉迷人的氣質。
  和她說話時的意味深長!
  讓她猜測良久,很重要,很親的人.......
  重要的人,最親的人會是什么?
  陳柔止一直猜測,卻不敢猜測,也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
  坐在窗臺邊,望著夜色,還有天黑下來后莊園古堡里靜得發寒的沉默和幽深陰沉,那是一種在時光里,經過歷史沉綻的東西,厚重得陰沉沉。
  耳邊,古堡的大鐘在夜色里敲響。
  一聲聲回蕩,代表著夜已深,該歇息了。
  陳柔止卻睡不著,一個人在陌生的環境地里,雖然幾日下來已稍微熟悉,但是古堡這樣空曠的房間里,就連一件件的物品都有一種沉郁的氣息。
  而往常這個時候墓子寒早就回來了。
  今天好像很忙。
  還是國內莫遠那邊又出了什么事?
  陳柔止猜得不錯,國內莫遠確實,但不是出事!
  有時一個人的時候真的會胡思亂想——
  腦中想得太多,浮光掠影,一片混亂。
  直到陳柔止卷縮著,抱著薄被微暖著發寒的身體昏昏入眠時,才有腳步聲靠近,房門打開,墓子寒走了進來,陳柔止抬頭,只見他的神情比以往更疲倦幾分。
  看到陳柔止卷在窗臺邊的椅子上,疲倦的臉上微皺眉“怎么還沒睡?在等我,以后不用等我了,困了就先早點睡,我忙完了就會回來
  了......”說著幾步跨到她的身邊,墓子寒關上半開的窗“夜涼,以后睡前別開窗了,會著涼的,現在涼嗎?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的?”
  關完了窗,就著不明的光線,他就把手覆在陳柔止的額上。
  輕輕的貼了貼。
  語氣責備卻帶著心疼的寵愛。
  “哦,沒有,沒有不舒服,我很好。”看到墓子寒進門后的陳柔止唇邊泛起淡淡的笑,任他的手放在她頭上“你呢?怎么這么晚才回來?是又出了什么事嗎?”
  還有......
  “沒有,別擔心。”墓子寒只是搖頭,眸變得深藍又晦澀幽深,沒有多說。
  不知道在想什么。
  陳柔止看著他。
  看著他在暗暗燈光下的五官輪廓,看著他的疲倦。
  “睡吧。”她想問的話吞進肚中。
  “好,你先睡,我去沖個澡。”一個懷抱,一個吻,烙在陳柔止的唇上,那雙有手的手臂也緊緊的抱了她一下,放開,轉身,去了浴室,而陳柔止則笑凝在嘴邊,再笑不出,神情也沉下去。
  只因,在剛剛的一瞬間。
  在墓子寒抱著她的一剎那間,一股優雅的馨香從他的身上傳入她的鼻端。
  她聞到了。
  那是女人的馨香,優雅的,高雅的,女人的馨香。
  卻不是她的,她用的一直是淡淡的清新香味!
  看著衣架上掛著的墓子寒脫掉的西裝外套,那香便是那上面傳來的,陳柔止抱著膝,在淡淡的光線里,就這樣看關那外套,思緒混亂,有的是白日里,那個年輕的女人——
  她不知道怎么去猜。
  猜那優雅的馨香從何而來。
  不愿想那個她開始眷戀的懷抱抱上了另一個女人。
  不愿去想。
  卻又不自覺,不禁去想——
  他是抱了別的女人吧?
  一想到果真如她想的,在她看不到的時候,他背著她抱著別的女人,就有一股酸澀的感覺上涌,她發現她很在意,也有些難受,原來她竟一天天更戀上他。
  戀上他的所有,有了自私的獨占心理。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