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總裁愛上替嫁嬌妻

作者:失落的喧囂

文字大小調整:
  離開古堡后的陳柔止直接站在了美國華爾街的街道上。
  舉目四望。
  這里是美國金融界最繁華的商業大街,來來去去的高級白領和商業成功人士,金融白領,也有一些令陳柔止熟悉的地方。
  揮退了司機,陳柔止慢慢的走過幾條大道,她走近了對來說最熟悉的商業大樓樓下,抬頭,摩天大廈遮住了人的視線。
  這是一棟在美國來說并不算最好的商業大樓,但于她來說最熟悉。
  近幾年里,基本上每一年她都會來美國,來這里。
  有時是和墓子寒一起,有時是一個人。
  而這棟她近幾年出入的摩天大廈中,在其中一層里有她所創立的服裝設計公司,是她品牌產生的總公司所在。
  掏出手機,黑色的屏幕里沒有未接來電也沒有未讀信息。
  一片平靜。
  淡淡的眸光閃過,陳柔止換了另外一張手機卡。
  昂頭,她拔出快鍵‘1’
  片刻后,對著手機,她淡淡揚了揚唇“是我。”
  然后,她一步步走進了這棟大樓。
  嬌小的身影融進那棟摩天大樓里——
  .......
  電梯停在其中一樓,陳柔止走了進去,而里面一如她在A市的分公司一樣,裝潢簡潔,個性,明快,只是比A市的分公司大了許多,里面的人認識她的極少,她沒有停留。
  直接去了總經理室。
  .......
  半刻后
  陳柔止漫步走出大樓,等在路邊,不久上了從地下車場開出來的一輛黃色跑車。
  跑車沿著大道駛向海岸——
  載著陳柔止離去!
  與此同時
  先不說上了黃色跑車的的陳柔止,在她的短信息發出去之前,在古堡里的墓子寒便得到了她離開的消息,離開那間柔軟的女性房間后,他立刻收到了。
  只是他卻沒有馬上去找。
  高貴優雅俊美的眉間只是一蹙,似有些懊惱,又有些什么劃過,他回到房間,掃過房內,掃到行李箱,眸淡淡一閃,他取出干凈的衣物走進了浴室中,準備洗澡后,換下了身上滿是女人馨香衣服。
  浴室里,噴頭上,墓子寒有些疲倦的閉上眼。
  任水沖涮而下。
  他知道他讓她不高興了,也看到了她眼中的不解疑惑還有沉郁,只是.......他當時不能對她解釋什么.......
  他不能破壞,自己應下的承諾。
  而他覺得他了解陳柔止。
  一如她了解他一樣,他相信以他們之間的默契,她會明白和理解,所以覺得就算不解釋她也不會誤會什么。
  如今看來.......
  兩個人之間的相處,并不是這么想得簡單。
  此刻,他不不不急著去找她,不是他不著急,不是他不擔心,而是他非常的擔心,但他知道她不是一個任性的人,他尊重她的決定,既然她決定出門,想要出去逛逛也好,散散心。
  他原來本來就是想要找個時間好好陪陪她,也陪她出去走走的。
  悶在古堡里這么多天,確實會悶壞的。
  就算是他,也是在忙,若是讓他就這樣呆在古堡里,也會覺得煩悶的。
  他會等她回來。
  等她回來,他會把一切,所有的解釋給她聽,只要她想知道的!
  他答應的也早就做到了。
  他無需再顧及什么!
  洗完澡后,換上干凈的衣服,墓子寒定晴注視了他們的臥房,忽然,他看到了放在窗臺邊躺歐式躺椅上的一本原文英文書,眸中閃過,記得好像每天夜里回來他都會看到grace在翻閱它,本來朝門口走去的墓子寒回身拿起了它。
  攤開,拿在手中,書正翻著一頁。
  上面有折過的痕跡。
  想是陳柔止正看到這吧。
  “真愛需要包容Trueloveneedstolerance.”原文書上,被折過一道痕的地方,一排英文映入墓子寒的眼簾,他看著它,唇勾呢喃,‘真愛’‘包容’‘理解’
  他念著,雙眸越見的深藍,也越見的深邃。
  手指在那一排英文字上,停留良久。
  真愛嗎?包容?理解?
  目光從原文書上,從那一排英文字母里抽離,他抬頭,站在窗臺前,在他的眼前似乎浮現了一個淡淡的女子淡然的坐在窗臺邊,手翻著原文書,時不時抿唇,勾唇,挑眉,淡淡而笑的畫面,很美.......墓子寒也坐在陳柔止平時坐著的躺椅上。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