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總裁愛上替嫁嬌妻

作者:失落的喧囂

文字大小調整:
  從最早開始他就想給他的寶貝最完美最好的婚禮,當然也會給她最美好和浪漫的求婚,沒有去美國之前他就開始籌備了。
  在他的grace點頭答應他的時候,在她愿意接受他時。
  她是他心中最美好的人。
  是他墓子寒最愛最想給予的女子。
  他希望她得到這個世上所有最好的東西,只要他有的,只要她要的,他都會竭盡全力不擇手段得到,再捧到她的面前。
  他愛的女子值得最好的!
  看著被自己弄得怔住的淡然女子,墓子寒勾著唇,等著。
  等著她回神,等著她接過他手中的東西。
  “grace......”
  而這只是開始——
  陳柔止確實怔怔的,怔怔的望著窗外已經又一次湮滅的煙花,再看向向著自己虛跪著捧著紅色小盒的男人,還有他面上的深情和灼灼的微笑,高貴優雅的面容。
  他說他在向她求婚。
  欠她的求婚!
  欠她的最正式的求婚。
  陳柔止說不出內心的涌動,反應過來后,心中那一**襲向自己的東西.......女人,不管是淡漠的,清冷的,理智的,無情的,還是小鳥依人的,或是高貴優雅的形形色色,不管差別有多大。
  身份也好,背景也好,經歷也罷,幾乎都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骨子里的浪漫。
  那種浪漫是與生懼來的,是刻在女人們的心里骨子里的,就算嘴上說著不喜歡,說著無所謂,內心里也是愛的,也是喜歡浪漫的,只是有的深些,有的淺點,有的被理智和現實壓在了最底層。
  沒有哪個女人是討厭浪漫的。
  尤其是自己有好感的,自己心上的人——
  愛著的男人給自己的浪漫!
  還有認真!
  像此時此刻認真而慎重的求婚,像此時浪漫的求婚!
  燦爛的煙火,最愛的花,悠揚的鋼琴琴音,還有眼前深情如斯的男人!
  陳柔止壓下心里一**的悸動,淡淡的笑著,對著他,對著面前叫墓子寒的優雅男人點頭,很輕的點頭,含笑,看著他,手指也接過了他手上的小盒。
  不重亦不輕。
  里面會是什么不言而喻!
  “給我吧。”而一直專注認真凝視著陳柔止的墓子寒在見到她點頭的一瞬,就像是當初見到她答應他接受他的時候一樣,深情的眸中綻放出如外邊煙花一樣的光華,俊美的面容也是燦爛,薄唇的唇角更是高高的勾起。
  笑容外露,再不是那個高貴優雅的墓子寒,而是傻兮兮的他。
  不過,好像,貌似每一次墓子寒面對陳柔止,慣常就會傻笑.......
  所以,習慣。
  陳柔止也習慣了——
  反而喜歡這個時候的墓子寒,讓她覺得真實。
  讓她覺得墓子寒是真的在乎她,愛她。
  那些其它的猶疑,對情愛的留下的陰影,還有面對太過美好的東西的不安,在墓子寒的深情下好像什么也不再重要,也不需要多想,那深情太純粹,太深,深得她逃不了。
  不想逃,也漸漸的沉入。
  他一點點的打開她早痛苦而封閉的心。
  慢慢的牽著她走出過往,走出.......
  “砰——”一聲,頭頂又一次炸開的煙花,光華璀璨,五色迷離。
  伴隨著輕輕的‘啪——’一聲,小小的紅色小盒在墓子寒修長的大手間打開,紅色小盒里,一顆小小的紅寶石戒子映入陳柔止的眼簾,紅色的寶石,戒身則是華美精致的花紋。
  在紅色小盒里,斂起了寶石的艷麗,留下低調的奢華!
  只看一眼,就算是對珠寶不甚了解的陳柔止也知道這個戒子的來歷。
  紅色的寶石,低調的華美!
  只因它太過出名,尤其是在國外,這一回,陳柔止不止是怔住了,是震驚。
  棒在墓子寒手中的看似低調華美的紅寶石戒子竟是中世紀某國皇室的傳家珍藏,是中世紀非常有名的,在珠寶界,在那時期的皇室之間還有上流社會的‘流光之心’。
  那不大的紅色寶石是采自最完美的紅寶石,由最頂級的技術鑲嵌在古銅色古樸厚重的戒身上。
  “喜歡嗎?認出來了?”此時,墓子寒的聲音低沉的彌在耳邊,含著笑意。
  “是它!”她當然認出來了,那一抹紅色隱約的有紅色的絲絲流轉,陳柔止抬頭看墓子寒。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