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總裁愛上替嫁嬌妻

作者:失落的喧囂

文字大小調整:
  “怎么了馳?”被騰馳的目光睥住的任寧也疑惑的望向他,他的目光讓她覺得像有什么,那里面深深的。
  “沒有,我們坐下來等吧,應該要不了多久了。”騰馳見到任寧眼中的擔憂,搖了搖頭,拋去心里滋生的想法,那些悸動,糾纏與他有關也好,無關也罷,只等他日后想起或是得到答案了......
  現在還是莫遠,不知道傷得如何?
  他記得前段時間他也是車禍住院,莫遠當時也住了院。
  今天又是。
  這段時間以來,什么事都湊一起了,都和醫院有關。
  “嗯。”
  任寧點頭,和騰馳坐回之前他們坐的位置。
  “要不要通知小芊?”突然想了想,任寧想到,騰芊她......
  “不用,我已經打過電話,算了。”騰馳卻是搖頭。
  騰芊對莫遠的心思,莫遠對騰馳,一個有心一個無情,現在的騰芊很好,和他的關系也好,對莫遠似乎也看開了,人也變得灑脫了,莫遠的事她不需要知道,免得又栽下去。
  她是他的妹妹,他也希望她能找到真下屬于她,會寵她的人,她也不小了。
  這么多年,莫遠都沒對她動心。
  他們兩個終究是不合適。
  “哦——”
  “好了,累了嗎?累了的話靠著我休息一下,明天還要忙呢。”眸光轉過,騰馳看任寧一臉的慘白,不復精神,似有些疲累,便拍了拍她的頭,讓她靠在他肩上,經歷了這一場事,她也應該累了。
  確實,這一場事故讓任寧心里那陰影更深了。
  “好,馳,我好期待明天.....”聞言,任寧終于慘白的臉色染上了一點紅,人也笑了,神色也好了幾分,羞澀期待,當然也順勢靠在了騰馳的肩上。
  馳的溫柔,對她的好,這段時間都讓她滿足。
  她發現她的擔心是多余的。
  老天爺是厚待她的,她害怕的都沒有發生。
  當時那一聲‘不——’在她的心里心顫,她以為馳想起來,可是馳卻沒有想起陳柔止,更沒有喜歡上她,還是對她好,還是那個只會對她好溫柔的馳——
  眼中只有她,只對她好的馳......
  而且馳會讓陳柔止去尋那個墓子寒,她更放心了——
  心滿意足的任寧閉上眼。
  “嗯......”騰馳低應一聲。
  閉上眼的任寧,沒有看到騰馳桃花眼中的若有所思,還有......期待嗎?
  * * *
  走廊盡頭——
  陳柔止站在那里,一個人。
  閉上眼,深吸一口氣。
  這里,沒有了墓子寒的身影。
  空氣中似有若無的屬于墓子寒的氣息和淡淡的煙味已經融在空氣里,消融,融解,漸漸隨著寒風飄走,再聞不見,也再觸到那個高大的男人的溫度。
  她還是遲了嗎?
  遲了一步嗎?
  她只是猶豫了一瞬,這里,他已經不在了,他去了哪里?
  若不是這余留的煙味,還有追著他而來,她還以為她找錯了地方。
  或許他在另一個地方正等著她!
  可惜,沒有。
  她知道他在轉身后來了這里,抽了煙.......也等過自己吧!
  可是她來晚了。
  來的時候他就離開了——
  他還是誤會她了,也被她傷到了。
  此時,忽然有些悔,還有失落和落寞。
  他不等她,他......
  陳柔止心微微的錯亂,亂了......
  或者該說她的心早就亂了——
  在那個冷冽的男人莫遠沖向她時,在墓子寒轉身而去的一瞬間。
  錯亂的不止是她。
  平靜深藏的心在今天一個微起的漣漪,讓一切重起。
  亂的是心。
  亂的是三個人剪不斷,割不掉的糾纏。
  明明以為的塵埃落定,明明一刀剪開的糾結,明明越拉越遠,背身相行的距離,陌生,在人不經易又突然鉆了出來,歸好的局打破,被重新洗牌,又糾纏在了一起。
  剪不斷,理還亂!
  子寒——是她愛的,愛她的。
  她放不下,親口嘗過的甜蜜,割不掉了。
  他的愛包容,理解,寬廣,深情......他們一起是永遠的歡笑!
  莫遠——是曾深愛過,亦深深恨過的人。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