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總裁愛上替嫁嬌妻

作者:失落的喧囂

文字大小調整:
  然后,退出了房去。
  房內只剩下墓子寒一個人,他坐在椅上,修長的手指再次在桌面上彈動,深色的桌子在他的彈動下‘砰砰砰——’的作響,而反射著光線,光亮的深色上反射的是他的一雙眼。
  犀利,銳然,寒如潭,森冷如冰。
  猶帶著深藍色漸薄的冰,薄薄的一層。
  只在光線下流轉和美麗。
  那是一種淺藍,就像毒汁,流轉著殘忍,冷酷的光!
  整個人更是懶懶的靠著椅背,眼微瞇,除了淺藍的光,還有輕撇的唇角,在那張俊美面容上,忽然那敲動桌面的手敲動的韻律突然像是敲在人的心上,也像是在書寫一個字。
  由英文字構成的字。
  而這時
  黑暗的就在墓子寒正對面的那個不大不小的屏幕里,有腳步聲傳來,而后,陡然一聲,黑暗點亮,一盞雖微弱但也暈黃的燈亮起,在房間的一角,一角小小的壁燈。
  黑衣冷酷的男人則出現在了那屏幕里。
  打開那緊鎖的封閉的門,站在門口。
  墓子寒看到了,他瞇著眼晴,掩著眼中閃過的深藍色的冷厲還有冷光,另一只手的控制器被他握緊,抬起手來正對著,拇指按過,不知道是為什么,那由于亮起壁燈的暈黃倏然變成刺目的白。
  他手中的控制器似是這個液晶屏幕的控制器。
  控制著那整個的封閉的房間。
  按完后,墓子寒把它拋到一邊,那只彈動著桌面的手也不敲了,而是雙手交握,握到一起,一起放在腹下,人也更慵懶,慵懶的等待著,等待好戲上演——
  刺目的白下
  屏幕是透亮的,像是燃起了無數的小燈,一下子把那間封閉的房間點得刺目的亮。
  這一下,黑衣冷酷的男人面目清淅的映入眼簾,非常的清楚,一直流著血,滿臉腫漲,面目難看和辨不清的兩張本該美麗精致的女人臉也映入。
  屏幕的像素非常的高,是最高清的。
  兩個女人被兩個黑色的袋子裝著。
  倒在地上,兩個女人在蠕動,動靜很小,但確實在動,只是一直鉆不出那兩個黑色的袋子,除了散落的糾結凌亂的發,猙獰腫漲的面,骯臟的上半身,下面都包在袋子里。
  不過,卻不妨礙背上血的流出。
  也不妨礙那被扭曲的腿磨練過滲出的絲絲縷縷的血慢慢的滲出——
  很慘!
  確實很慘!
  此時,光從屏幕里看已知道這兩個女人在這之前被折磨得有多慘,受到了怎么樣的痛苦,可是,那又有什么關系,他還沒有開始呢,誰叫她們竟敢算計到他頭上。
  那么就要有承受他怒火的準備!
  “就是這兩個女人嗎?季曼?Danea?原來就是她們,好像一個還曾是莫遠的未婚妻?一個跟蘇凌有過關系?不是不說膽子也真大!”彎起唇角,墓子寒冷冰冰的盯著屏幕那兩張已不能看的臉。
  “開始吧——”墓子寒冷冷的開口,森森的口氣。
  聲音亦是低沉磁味還藏著冰冷的笑意更或者說是冷寒的殘忍。
  聲音一落
  在那刺光的屏幕里那個黑衣冷酷的男人動了,就像是能聽到墓子寒的聲音一樣,轉身,在他的身后也有一個黑衣同樣冷酷的男人,只是面目不同,一樣的氣質,不知道說了什么,那個身后的男人離開。
  墓子寒勾起了嘴角——
  季曼和Danea則是還不知道墓子寒的折磨即將到來.
  或者說是享受.......
  墓子寒給她們的做為女人最大的享受!
  享受是什么呢?
  難道不是折磨?
  不!若是有人問墓子寒,看到墓子寒嘴角那讓人不寒而栗的笑,看到他那眸中的深藍,就會明白這享受里面深深的含意!
  “竟算計上寶貝!哼!那就好好品嘗這‘享受’吧。”她們算計誰,就算是算計上他,他也不會這么怒,這些女人竟敢擔對上他的寶貝,那么是最最不可饒恕的。
  不可饒恕!
  屏幕里——
  此刻,冷酷黑衣的男人后面那離開的另一個黑衣男人回轉,而在那個男人的身后則是兩個一臉猥瑣的兩個東張西望的男人,丑陋的長滿紅色的痘子的臉,一身臟污,矮小惡心。
  不知道是從哪里找來的。
  “是不是找的最下等最惡心最丑陋的?”墓子寒問了,似乎是那兩個丑陋的男人是他吩咐下的,聲音仍是冰冰的響起。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