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歡半愛,老公狠潔癖

作者:檀欒

文字大小調整:
  車廂內帶著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和女人嬌柔的嚶嚀,不知過了多久,他才放開她。
  尚阮無力的靠在他的懷里,本來還帶著寒意的身子經過剛才男人的這一吻,她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都開始燙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頭頂響起男人低啞的嗓音,很冷很沉。
  “追他就可以死皮賴臉上趕著,不要面子,不要尊嚴,也不顧你這個尚家大小姐的身份,怎么,到我這里說了一句話就不耐了?”
  尚阮的腦子因為缺氧還有點懵,聽到他這句話,她楞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也不動,就這樣靠在他的懷里。
  “你們兩個又不同。”她說。
  可是她這的這句話落,明顯感覺到她靠著的胸膛瞬間緊繃,隨后頭頂響起男人冷沉中帶著一絲危險的嗓音,“怎么不同?”
  尚阮的腦袋在他的懷里動了動,有點不耐的開口,“他那時又不是我的老公,而我們現在已經結婚了,當然不同。”
  那個時候她死皮賴臉的就是想讓自己嫁給他,可是現在,他們已經結了婚,這很不同好吧!
  都說男人在追女朋友的時候那叫一個溫柔體貼,簡直可以評選十佳好男人,可是只要結了婚,那么毛病就會一一的暴露出來。
  所以,現在尚阮的態度也和這個有點像,結婚了和沒結婚的差別很大,她現在跟沈覃涼已經領了證,已經是板上釘釘的夫妻了,所以此時,她那些隱藏的小性子和小脾氣伴隨著男人這漠然的態度也都被自動牽了出來。
  或許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沈覃涼的面前,她會變得喜歡無理取鬧,喜歡耍脾氣,然后喜歡被他哄著的那種感覺。
  尚阮話落,男人沉默了一會,嗓音沒什么情緒的道,“虧你還知道我是你老公。”
  不知是不是尚阮的錯覺,她感覺沈覃涼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好像比剛才緩和了不少。
  “是啊,本來不知道,不過被某人死皮賴臉的一再強調,想不知道都不行。”說這句話的時候,尚阮特意強調了“死皮賴臉”這四個字的音。
  誰叫她剛才說她的。
  說完,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快速的從他的懷里抬頭,眉眼亮晶晶的看著他,笑米米的道,“沈覃涼,你吃醋了哦。”
  不是疑問,是肯定。
  尚阮說完,像是知道了什么大秘密似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她精致的小臉上揚起了一抹沒有任何掩藏的燦爛的笑容。
  對上她眼底帶著狡黠的笑,男人眸光微凜,放在她腰間的手再次一緊。
  他沒否認也承認,而是道,“再說一遍。”
  “說什么?”尚阮笑看著他。
  男人嗓音微沉,“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尚阮歪著頭想了想,疑惑的道,“我剛才說了什么嗎?我忘記了呢!”
  她話落,看著男人陡然沉下來的俊顏,她別過頭,特傲嬌的哼了一聲,道,“我今天在你公司等了你一天,可你剛才還兇我。”
  話落,男人看著她沒有說話,只不過抱著她的手臂收緊了絲許。
  尚阮眨了眨她那羽翼般的睫毛,小臉微皺,很是委屈的再次開口,“沈覃涼,我說我今天等了你一天。”
  看著她一副不給哄一下就不罷休的傲嬌小樣,男人額角抽了抽,開口,“你可以給我打電話。”
  那封短信她發的時候他確實沒有看到。
  正在沈覃涼這樣想著的時候,就聽尚阮道,“我給你發了短信,你沒回。”
  說著她頓了頓,又道,“你短信都不回,我要是打電話你再不接的話那我多面子。”
  沈覃涼,“……”
  “你怎么不說話?”尚阮說著雙手揪起他胸前的襯衫,非常不悅的道,“是你讓我好好想清楚的,我現在想清楚了你又不聽了,你怎么比女人還麻煩。”
  沈覃涼,“……”
  所以,現在所有的錯全部都給算到他頭上了?
  “喂,沈覃涼,你啞巴了,到底說不說話。”尚阮惱了,忽然上前,在他的嘴角狠狠的咬了一下,隨后又快速退開。
  唇角傳來微微的刺痛,男人濃眉微皺,目光在女孩嬌嫩的紅唇上停流了兩秒,隨后才挪開視線,道,“這不是我要的答案。”
  不是他要的答案!
  尚阮一怔,小臉頓時皺了起來,“那你想要什么答案?”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