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醫院。
  病床上,黎湘面無血色地躺在那里,好不容易從他襯衣上拉下來的那只手依舊緊緊地攥成拳。
  陸景喬站在床邊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心里莫名有些燥郁,轉身走出了病房償。
  沒想到剛走上走廊就看見了一路尋找而來的傅西城,一看見他,傅西城立刻大步走了過來攖。
  “怎么樣了?”傅西城走到病房門口一面問他一面往病房里看去,沒想到卻看見黎湘昏睡的模樣,他不由得微微一僵,隨后轉過頭來看陸景喬,“孩子沒了?”
  陸景喬沒有回答,只是問:“有煙沒有?”
  兩個人一路走出住院大樓,來到花園里的長椅坐下,陸景喬才點燃了拿在手里的煙,微微擰了眉看著前方的夜燈,神情有些飄渺。
  傅西城也點燃了一支煙,安靜地抽掉半支之后才開口:“沒了就沒了吧,一個多月的孕期算什么?再說了,她究竟是怎么懷的孕都還說不清,這孩子沒了對你而言是解脫。”
  陸景喬卻依舊只是看著前方的夜燈,沒有說話。
  傅西城又看了他一眼,“別告訴我你居然為此感到難過?又不是什么純情小處男,隨便睡了個女人還真睡出感情來了,連她肚子里那個莫名其妙的孩子都疼惜起來了?”
  好一會兒才聽陸景喬開口:“你最近躁得很,你家里那個小姑娘給你氣受了?”
  傅西城臉色倏地一變,“陸景喬,你少他媽胡說,那是我——”
  陸景喬漫不經心地瞥了他一眼,嘴角卻勾起了一絲薄笑,“誰?妹妹?女兒?你倒是說出口。”
  傅西城看到他嘴角的笑容,深吸一口氣之后按捺住了自己,“少他媽扯!”
  眼見他安靜下來,陸景喬沒有再繼續激他,平靜地抽煙手里那支煙,隨后就站起身來。
  “你去哪兒?”傅西城看他,“現在那孩子沒了你打算怎么辦?”
  陸景喬只淡淡回了一句:“誰告訴你孩子沒了?”
  傅西城:“……”
  陸景喬再回到病房,卻看見蘇凡正站在走廊上張望,手中拎著筆記本電腦和一些文件。
  一看見他,蘇凡連忙迎了上來,“陸先生,黎小姐沒事吧?”
  “沒事。”陸景喬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東西,“帶了什么文件過來?”
  蘇凡原本有些怔忡,聽到他問話才一下子回過神來,連忙將袋子里拎著的東西取出來,“你之前說過要在這兩天看完的美國公司的文件,還有今天凌晨你要跟歐洲那邊開會,我不知道會議要不要取消,所以帶了電腦過來。”
  “嗯。”陸景喬回答,“東西放下你可以下班了。”
  蘇凡“哦”了一聲,輕手輕腳地將東西放進了病房里。
  走過黎湘病床的時候,蘇凡還是偷偷看了病床上躺著的人好幾眼,放下東西轉身要離開的時候,蘇凡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陸先生,黎小姐是暈過去了?”
  “嗯。”陸景喬應了一聲,“嚇暈了。”
  *
  黎湘并沒有暈過去太久,到凌晨時分,她忽然就無聲無息地驚醒過來。
  睜開眼睛,入目是光線昏暗的房間,鼻端是并不明顯但是也不好聞的消毒水味道。黎湘有些僵硬地循著光線來的方向轉頭一看,便看見了陸景喬坐在落地燈旁的沙發里的身影。
  他坐在那里聚精會神地看著膝頭的一份文件,微微泛黃的燈光將他的側影映成一幅畫,溫柔而安靜的畫風。
  黎湘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才有什么念頭后知后覺地鉆入腦海——孩子!
  她驀地抬手撫上自己的小腹,這一下被子摩擦的動靜終于驚動了陸景喬,他轉頭看了過來。
  黎湘躺著那里,手放在自己小腹上,很安靜。
  她無法感知任何事,失去或擁有,疼痛或喜悅。
  陸景喬起身走了過來。
  黎湘這才緩緩看向他,卻已經完全恢復了從前的平靜,再沒有暈過去之前不斷說話的絮絮。
  “孩子是不是沒有了?”她低聲問,沒有半點情緒起伏。
  陸景喬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你剛才不是很害怕孩子沒有?”
  黎湘目光落到他臉上,竟一絲波瀾也沒有,她很快又收回了視線,緩緩說道:“如果說失去的終究要失去,那應該是命吧。我認了。”
  “怪命?”陸景喬聽了,緩緩道,“黎湘,你知不知道你生活習慣有多差?”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