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聽見聲音,黎湘抬起頭來,看到陸景喬便放下了手里的書,起身下床來,“你回來啦?”
  她身上睡裙單薄,纖腰長腿畢現,陸景喬只看了一眼便移開眼去,脫下外套丟到旁邊,坐進沙發里,這才問:“怎么還不睡?攖”
  “等你啊!”黎湘走過去將他的外套拿起來掛好,隨后走到他身邊坐下,抬起手來幫他解領帶。
  陸景喬手指撐著額頭靠坐在沙發里,看著她的動作,片刻之后才又問:“什么味道這么香?”
  黎湘解下他的領帶,又為他解開兩顆襯衣扣子,這才抬起頭來看著他笑了笑,“忙了一周了,也該松松神經了,所以我點了熏香。你要是覺得不好聞,那我去關掉。償”
  她嘴里說著去關掉,身體卻沒有動,陸景喬眼波沉靜地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忽然伸出手來攬了她的腰。
  黎湘順勢就伏進了他懷中,陸景喬微微一偏頭,貼在她鬢角深吸了口氣,另一只手忽地就鉆進了她裙內。
  黎湘身子不可控制地一緊,正努力試圖放松的時候,陸景喬卻已經收回手,松開了她。
  她抬眸,正對上他沉晦不明的眼眸,黎湘不由得頓了片刻才笑了起來,“你怎么啦?”
  陸景喬松開她,站起身來,“我去洗澡。”
  黎湘微微有些僵硬地坐在沙發里,看著他頭也不回走進衛生間的身影,心頭也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剛才像是在試探她,而試探之后,他似乎沒什么興趣。
  哪怕他一個字都沒有多說,黎湘還是隱隱察覺得到,今天晚上他應該是不會碰她了。
  她安靜地坐了一會兒,正準備起身去關掉香薰燈,卻忽然聽見身下有手機響了一聲。黎湘起身來,就看見了陸景喬的手機,亮起的屏幕上有一條來自于蔣程程的信息:到家了嗎?
  黎湘盯著那條信息看了片刻,還沒回過神來,屏幕上忽然又多了一條信息,依舊來自于蔣程程:才剛分開居然就開始想你,我一定是病了
  。
  黎湘無意窺探*,看到這里卻還是忍不住在心底輕笑了一聲,隨后她站起身來走過去關了香薰燈,回到了床上。
  陸景喬從衛生間里出來的時候,黎湘還沒有睡,依舊坐在床頭看書。看書之余她抬頭看了一眼,只見陸景喬走到沙發旁邊,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了一會兒之后,很快回復了什么,隨后就帶著手機回到了床邊。
  黎湘原本想開口找他幫忙的那件事忽然就有些說不出口了。
  跟他的婚姻,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努力不帶給他麻煩,其余什么付出也沒有,總是攤手問他拿東西,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陸景喬放下手機,除掉腕表,這才看向黎湘,“有事要跟我說?”
  黎湘原本有些發怔,聽到他的問話才抬起頭來,與他對視片刻之后,她緩緩搖頭笑了起來,“沒事,早點睡吧。”
  陸景喬又看了她一眼,坐到了床上,依舊用手機查看著什么東西。
  黎湘將手里的書放到一旁,躺了下來,也拿著手機查看起了最近幾天的工作安排。
  想到約見卓建明的事情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時候,黎湘有些惆悵,一失神手機沒拿穩,直接就砸到了臉上。
  “啊……”有些疼,黎湘忍不住低低喊了一聲。
  坐在旁邊的陸景喬轉頭看了她一眼,黎湘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沖他笑笑,正準備翻身睡去,陸景喬卻忽然就傾身過來,將她壓在了身下。
  黎湘毫無準備,一時間有些僵掉地看著他,這一次,陸景喬卻沒有再理會她的僵硬,直接低頭吻了下來。
  空氣中依舊若有似無地飄著熏香的味道,對黎湘而言卻幾乎相當于沒有,陸景喬吻著她,她身體的熱度卻在不斷地消退。
  這樣的清醒在此前僅有一次,卻也是最不歡而散的一次。
  這一次她不過是想要為自己留幾分清醒好跟他說話,誰知道卻又一次陷入了那樣的境地。
  可是陸景喬卻是跟上次不同的。他似乎沒有任何失望和不適應,反而像是做足了準備一般,自始至終都眼波沉沉地看著她,仿佛不愿意錯過她臉上的每一個表情。
  黎湘是有些慌亂的,可是卻不得不被迫接受。
  身體的感覺是陌生的,她清楚地感知到自己,感知到他的存在,也許是殘余藥力的作用,沒有那么難捱,卻也并沒有任何愉快。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