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黎湘看著她眼里毫不掩飾的得意之色,腦子里忍不住開始去回想這個學妹從前的模樣,可是卻怎么都想不起來。無論她怎么想,腦子里閃過的總是她和薄易祁在一起時候的樣子,那樣嬌艷欲滴,嫵媚動人,就跟她此時此刻的樣子一樣,陌生得可怕。
  可是還有誰,陌生得過薄易祁?那個她愛了五年的男人都變得那樣陌生,更何況是眼前這個只認識了一年的學妹?
  黎湘緩緩看了她一眼,沒有回答,微微側身越過她,繼續往樓下走去。
  周末的教學樓人很少,黎湘一個人慢慢地往外面走著,整個世界都空無一物,她仿佛連自己身在哪里都不知道,只是茫然地走著,直至腳踝突然傳來一陣劇痛。
  教學樓前的階梯平緩,走過無數次的地方,她卻生生地崴了腳。
  黎湘終于回過神來,低頭看了一眼自己隱隱泛紅的腳踝,蹲了下來。
  她始終低著頭,失神地看著逐漸紅腫起來的地方,直至眼前緩緩出現了一雙她再熟悉不過的鞋子,才又一次拉回了她的心神償。
  她仍舊沒有抬頭,卻聽到了薄易祁低沉喑啞的聲音:“湘湘……你沒事吧?”
  那件事的三天后,薄易祁第一次出現在她面前,問的第一句話就是,湘湘,你沒事吧?
  黎湘沒有回答,也沒有抬頭看他。
  薄易祁站在她面前,視線低垂,原本準備了滿腔的話要跟她說,可是她不回答,他便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偏在這時,黎湘聽到自己身后傳來一陣匆匆的腳步聲,而后,她又一次聽到了那個學妹的聲音,卻已經跟剛才的語氣截然不同——
  “薄師兄
  。”她的聲音聽起來溫柔而委屈,“你是來找我的嗎?”
  全世界沉默,黎湘再聽不到一點聲音,只聞到令人窒息的空氣。
  片刻之后,她緩緩站起身來,依舊沒有看薄易祁,強忍著腳踝的劇痛,平靜地抬腳走開。
  就在她剛要與薄易祁擦肩而過的時候,薄易祁終于忍不住伸出手來握住了她的手。
  他不發一言,只是緊緊地握著她,手中的溫度仿佛要將她融化。
  黎湘背對著他,仍舊不曾回頭。
  “薄師兄!”那個師妹的聲音卻再度響起,這一次委屈更甚,“黎湘學姐既然扭了腳,那你要好好照顧她啊……”
  薄易祁握著黎湘的手驀地再度緊了緊。
  可是黎湘不回頭,她甚至看都沒有看他一眼,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什么話都不敢說。
  他只是站在她身后的位置,目光殷殷地看著她,只盼著她能夠回頭,哪怕看他一眼都好,讓他知道他該怎么開口,該不該求她原諒。
  可是黎湘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她仍舊背對著他,卻伸出手來,撥開了他緊握著她的那只手。
  薄易祁全身僵硬地看著她一點點撥開他的手,而后頭也不回地離開。
  他沒有追上去,也沒有再喊她。
  他積聚了三天的勇氣,都在她撥開他手的瞬間分崩瓦解,再無一絲殘留。
  他知道她不會原諒他,而他,也不值得她原諒。
  黎湘獨自一人緩緩走在曾經最熟悉的校園路上,漸漸地,曾經擁有的整個世界仿佛都遠遠地離開了……
  ……
  陸景喬跟老爺子說完話,回到小樓臥室的時候,黎湘正陷在沉沉的夢境之中,躺在床上睡得毫無知覺。
  可是她的模樣卻是跟從前不同的。從前她睡著的時候樣子總是平和的,一如平日淡到極致的眉目,而今天,她蹙了眉,盡管并沒有睜開眼睛,也依稀可見哀涼。
  陸景喬緩緩在床邊坐了下來,只是沉眸看著她此時此刻的模樣。
  今日聽到的那場講話頗有意思,那個男人站在臺上說,她是這世界上最干凈純潔的姑娘,她值得起這世上最好的幸福。
  可是這個姑娘,現如今卻變成了這個模樣,偏偏還跟他這樣的人糾纏在了一起。
  那個男人該是沉痛后悔的吧?可是那又有什么用?這世上永無回頭路可走,其實,還不如一往無前。
  他坐在那里靜靜地看了黎湘一會兒,正準備起身去陽臺抽支煙的時候,床上的黎湘卻毫無征兆地緩緩睜開了眼睛。
  四目相視,他眸子深如寒潭,而她眼中卻是一片茫茫。
  片刻之后,黎湘似乎是從夢中的混沌中徹底清醒了過來,她看著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緩緩笑了起來,“你跟爺爺聊完天啦?”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