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眼前是一片延綿無邊的云海,波浪一般的云層在云海里各顯姿態,溫柔卻又張揚,靜謐卻又闊達。
    遠方連綿的雪山已經清晰地顯露出來,初升日出的第一道陽光毫無遮擋地射到其中一座雪山之上,將白色的雪山映成了金色。漸漸地,越來越多的陽光投射到雪山之上,終于將那片綿延的雪山完全映成了金色!
    那是神圣的顏色,美得令人窒息攖。
    遠處金色的雪山巍峨顯赫,近處云海翻波涌浪,大自然的壯麗與闊達在這一刻達到令人震撼的極致,恍惚間,竟令人不知身在何方!
    黎湘原本是跪坐在帳篷里的,可是看到這一幅景象之后,卻幾乎是不受控制地站起身來,走出了帳篷償。
    站在無遮無擋的山端,有山風輕呼著吹過,吹得她長發凌亂。
    然而她卻全然沒有感覺,所有的注意力都只是集中在面前這一幅恍若圣地的畫卷之上。
    大自然的壯觀瑰麗這樣驚心動魄,在這樣絕美的畫卷之前,人類的渺小,幾乎可以讓他們完全忽略了自己。
    而黎湘就是幾乎就是徹底忘掉了自己的那個——
    直至陸景喬拿了她忘記穿的沖鋒衣來到她身后,將沖鋒衣裹到了她身上,黎湘才恍然回神。
    她轉頭看了他一眼,目光盈盈,似那云海一般,隱隱有波浪翻涌。
    陸景喬低下頭來看著她,緩緩開口:“在山頂住了一晚,值不值得?”
    黎湘說不出話來。
    她連自己都幾乎忘記了,又怎么可能還記得自己昨天的質疑?
    陸景喬站在她身后,將她圈進自己懷中,而黎湘不由自主地靠著他,身體前所未有地柔軟,那是她臣服于大自然的證據。
    而陸景喬抱著這樣一個柔軟的她,竟控制不住地低下頭來,吻上了黎湘耳廓,隨后一點點往下,最終在她唇邊停了下來。
    他的臉遮去了她一半的視線,她終于緩緩收回目光,看向了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
    這一刻實在太美好,美好得令她忘記了所有,最終竟不由自主地微微朝前,輕輕印上了他的唇。
    陸景喬是有瞬間的僵硬與怔忡的,不為其他,只為她這個主動的、柔軟到極致的吻。
    然而那一瞬間過后,他迅速地就將她的身體轉過來朝向自己,撫著她的后腦用力吻了下去。
    黎湘也有片刻的怔忡,然而怔忡過后,她竟伸出手來勾住了他的脖子,揚起臉來迎合他的吻。
    這樣絕美的景致之前,她心頭有太多太多的震撼需要宣泄與表達,而他是離她最近的人,她心里清楚地知道他會懂得她的心情與感受,因此才這樣肆無忌憚,控制不住地想要與他分享。
    當金色的陽光漸漸地也投射到他們身上時,沐浴在陽光中的陸景喬終于按捺不住,抱著黎湘回到了帳篷里。
    柔軟的氣墊床上,當他的手緩緩解開黎湘的衣衫時,黎湘的身體柔軟依舊——
    這對陸景喬來說,幾乎是一個比身后的壯麗風景更讓人震撼的體驗!
    她躺在他身下,沒有任何的排斥與抗拒,看著他的時候,目光中竟透出悸動與迷離!
    “湘湘……”陸景喬聲音微微低啞地喊了她一聲,竟有些不敢相信這樣的事實。
    她沒有排斥他,在沒有用任何藥物的情況下,在這樣自然而然的情況下……她非但沒有排斥他,竟然還為他動了情!
    對黎湘來說,這同樣是一種陌生的體驗。
    此時此刻,她的身體仿佛是不屬于自己的,那種陌生的、無法控制的、甚至有點讓人感到恐懼的興奮與雀躍,是她從未有過的真實體驗。
    可是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知道即將發生什么,心底深處卻沒有任何抗拒。
    她知道是外間那壯闊震撼的景色讓她遺失了自己,可是此時此刻,她又是心甘情愿遺失的。
    陸景喬手上的力氣很大,甚至大到有些控制不住地顫抖,她察覺到疼,伸出手來將力道還到他身上。
    陸景喬一把扣住她的雙手,舉過頭頂,將她擺成一個投降的姿勢,隨后才緩緩沉下了身體。
    那是一種長久未有、抑或是從未有過的體驗——
    她這樣柔然,這樣溫暖,這樣溫柔地包容了他。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