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黎湘一怔,看了思唯一眼。
    她知道思唯說這句話的意思,可是此時此刻,她的思緒卻完完全全地被陸景喬想要跟蔣程程劃清關系這件事情占據著,再無力去思及其他。
    雖然表面上看來陸景喬對蔣程程的態度已經是偏冷漠的,可是黎湘還是看得出來,即便冷漠,陸景喬還是不會輕易去傷害蔣程程的。
    可是此時此刻,陸景喬為了她一句話,要跟蔣程程劃清關系逼。
    黎湘微微撐著額頭,靠坐在沙發里,一句話也不說。
    “怎么了?”思唯偏過頭來看她,“湘湘,你說話啊。”
    黎湘轉頭避開思唯的視線,好一會兒才低低開口:“我不知道說什么。”
    “怎么了?”思唯覺察出什么來,“你跟我四哥吵架了?”
    黎湘又安靜了片刻,才開口道:“你還記得慕慎希不肯告訴我們他的那個朋友是誰嗎?”
    “記得啊。”思唯順口就回答,隨后卻猛地反應過來什么,“是蔣程程?”
    黎湘點了點頭,思唯瞬間就有種快要炸掉的感覺,“那個女人是不是有病?她為什么要拆你媽媽的房子?”
    話音落,她迅速又回答了自己的問題:“是因為四哥,所以她才來傷害你?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這個女人這次回來是不安好心的!所以,是四哥知道她做的事,才要跟她劃清關系?”
    “不是。”黎湘搖了搖頭,“四哥早就知道她會這么做,在她籌劃這件事的時候,四哥就已經知道了。”
    思唯瞬間目瞪口呆,“你說什么?四哥早就知道,那他為什么不阻止?”
    “因為那個時候,我們已經達成共識,互不相擾地生活,直到一年的婚姻結束。”黎湘說,“那時候是我主動拒絕了他的好意,所以,他沒必要再為我做什么。”
    “你還挺能理解他啊!不管怎么樣他這么做就是太過分了!”思唯憤憤不平,激動得幾乎立刻就要沖去找陸景喬算賬,“太氣人了!換了是我也不會原諒他!做什么都彌補不了!湘湘,不要原諒他!”
    黎湘看著她激動的模樣,安靜了片刻,忽然微微一笑,“可是這件事情是他主動告訴我的。”
    “那又怎么樣?他難道不該坦白從寬嗎?”
    “對啊,他坦白了啊,所以我到底是應該從寬還是應該不原諒?”黎湘忍不住被逗得笑了起來。
    思唯頓時語塞,看著黎湘的模樣,忍不住伸出手來擰了她一把,“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說笑!”
    “是你逗我笑的啊。”黎湘伸出手來勾住她的脖子,“你簡直是我的開心果。”
    思唯一頓,瞬間也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開心,黎湘卻又在此時伸出另一只手來抱住她,埋頭靠在了思唯肩上。
    “思唯,我承認這件事情讓我有些傷心失望,但我知道這件事我怪不到四哥頭上。”黎湘低低地開口,“可是思唯,我不想看見他這個樣子,我不想看到他這么辛苦,要不斷地在我和爺爺、我和蔣程程之間找平衡。這樣的天平早晚有一天都會失衡,如果是這樣,那還不如早一點放手。可是現在,他選擇放棄了蔣程程……”
    思唯思緒混亂,立場也無意識地變了又變,聽黎湘這么說,她連忙又道:“對啊,說明在他心目中你比蔣程程重要很多啊!四哥不會對你放手的!湘湘,四哥真的很愛你的!你不要為這件事情生他的氣了!”
    黎湘將臉埋在了她的肩膀上,很久之后,才緩緩點了點頭。
    *
    跟思唯分開之后,黎湘上樓換了身衣服又下了樓,準備去機場送薄氏夫婦的飛機。
    到了酒店大堂,酒店工作人員告訴她說已經為她安排了車子,但是還需要等幾分鐘,黎湘便在大堂的沙發里坐了下來靜靜等待。
    她坐在那里,腦子里滿滿都是陸景喬為她放棄了蔣程程這件事,不經意間一抬頭,卻看見一個有些面熟的男人站在大堂的立柱旁邊看著她。
    黎湘與他對視片刻,忽然就想起來自己在哪里見過他了——
    今天中午的餐廳里把陸景喬的手機拿出來的男人,蔣程程的爸爸?
    那個男人見她看了過來,忽然就朝她微微笑了笑。
    黎湘一怔,隨后也朝他微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