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喬慕灃卻在此時看向了黎湘,淡笑著開口:“我跟陸叔叔聊別人,不會悶到黎小姐吧?”
    “不會。”黎湘搖了搖頭,頓了頓,才又補充道,“我也與他相識。”
    喬慕灃聽了,這才又笑了起來,“對了,都忘了黎小姐是陸叔叔的世侄女,肯定是認識那人的。不知道他對著女人的態度跟對著男人是不是一樣?黎小姐是個什么樣的體驗?攖”
    黎湘聞言,一時竟然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是看了陸北堂一眼償。
    陸北堂便笑著為她解了圍:“他個性如此,對著任何人大約也不會有太大改變。”
    喬慕灃笑著回答:“這倒也是。”
    黎湘卻只是低了頭,端著茶杯默默地喝水。
    “那他現在肯定依然是孤家寡人一個。”喬慕灃又道,“我沒猜錯吧?”
    “我離開江城的時候,的確如此。”陸北堂說,“只是不知道現在的情形如何。”
    喬慕灃低笑出聲:“絕不會有什么改變。當初在美國求學那幾年,身邊的同學伙伴沒有一個能融入他世界的,我尤其記得他那個破手機——”
    說到這里時,喬慕灃忍不住又一次笑出聲,陸北堂也輕笑了一聲,卻仍帶著苦澀的意味。
    黎湘聽不明白,頓了頓,終于還是開口問道:“什么手機?”
    “沒有。”喬慕灃笑著說,“其實就是他的手機通訊錄里,一個電話號碼都沒有儲存……不知道現在是不是還是這個習慣。”
    黎湘聞言,不由得凝神細思了片刻,想起陸景喬手機應該是正常的狀態,才又開口問道:“手機里一個號碼都不儲存,那他怎么跟別人聯系?”
    喬慕灃摸了摸下巴,緩緩道:“據說有需要聯系的人的號碼他都能背下來,所以手機里一個號碼都不儲存,你說這人怪不怪?”
    黎湘一時怔忡,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不過怪也有怪的好處。”喬慕灃靠坐在椅背上看向陸北堂,“您還記得他那次被綁架嗎?”
    黎湘臉色微微一變,看向陸北堂,只見陸北堂緩緩點了點頭,她頓時開口:“他什么時候被綁架過?”
    “就是在美國的時候。”喬慕灃說,“被那邊一群小混混給合伙綁架了,大約是見他是富家公子,性格又孤僻,所以就對他動了手。”
    “然后呢?”黎湘又問。
    “然后?”喬慕灃笑了一聲,“準備打電話給他家人要贖金的時候,才發現他手機里空空如也,一個電話都沒有,你說可笑不可笑?”
    可笑。可是黎湘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那群人就逼著他給家里人打電話,他不打就揍他,結果揍了三四天,他愣是一個數字都沒有說過。最后那群小混混也是沒辦法,錢拿不到,總不能搞出人命,迫于無奈就把他給放了。”喬慕灃說,“我恰好在街邊發現他的時候,幾乎已經認不出他了,真的,整個人都被打得不成人形了,臉上身上到處都是傷口——”
    黎湘有些驚愕地聽著,臉色已經隱隱蒼白起來。
    “也虧得那次我恰好救了他,才勉強能跟他說上兩句話。”喬慕灃說,“不然以他那個性子,只怕一輩子都是孤僻到死的——”
    黎湘忽然就想起了之前某一次親熱之后,她在他身上看到的那些傷痕,那時候她還問過他是不是因為那次車禍造成的傷口,可是他什么都沒有說。
    可是原來,他曾經經歷過這么可怕的事情?
    黎湘忍不住轉頭看向了陸北堂,求證一般。
    陸北堂接收到她的視線,緩緩點了點頭:“是真的,我也是事后才知道,趕去醫院看他的時候,他依然是什么都不說,也不讓人通知江城的家人。”
    “所以,陸家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被綁架過?”黎湘低聲問道。
    陸北堂緩緩點了點頭,說:“陸家在美國的人也不少,他當時過來,我本來想安排他住在我那邊,可是他自己出去找了公寓,跟我也基本不聯系。我偶爾去看他,十次能碰上一兩次。他的確是太孤僻了,幾乎不愿意跟親戚朋友有任何交流——”
    黎湘說不出話來。
    她腦子里反復回想著陸景喬被綁架,被逼迫說出家里人的聯系方式,最后被打得不成人形的情形,控制不住地就紅了眼眶。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