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是夜,黎湘站在酒店房間的窗戶旁,近乎迷離地看著這座陌生城市的夜色,內心深處一片沉寂。
    很久之后,忽然聽到手機響了一聲,她才回過神來。
    轉身回到床頭,拿起手機一看,是思唯發過來的一張照片——最近黎湘不在,她也覺得無聊,于是跑去馬爾代夫學潛水去了攖。
    黎湘看著照片里那個美人魚模樣的人,笑了笑,給她回復過去一顆心。
    回復完,她將手機撥回主頁面,目光落在通訊簿上,不自覺地便伸手點開了償。
    她通訊錄里的人也是寥寥可數,都不用翻頁,陸景喬的名字就已經出現了。
    黎湘靜靜地盯著那個名字看了很久,手指反復撥動,卻始終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從陸景喬說分手的那天起,他們之間就再也沒有絲毫的通訊往來。
    他給了她夢園的鑰匙,他叫她將他的指紋從指紋鎖系統中刪除,他仿佛是下定了決心要和她斷絕往來,從那之后就再也沒在她生命中出現過。
    三個月,整整三個月。
    沒有人知道,就在前一天的飛機上,她還算過時間,并且看著窗外湛藍的天空和云層時,她還想過,這三個月,會不會就代表了以后的一輩子?
    如果是,她該為此感到慶幸,還是遺憾和難過?
    這個一直以來都沒有出現的答案,此時卻忽然就清晰起來。
    無論未來怎樣,此時此刻的黎湘清楚地感知到自己心里的遺憾——
    她遺憾自己這么晚才知曉他曾受過的苦難,遺憾自己沒能在他身邊,遺憾自己不能伸出手來抱住他,盡全力幫他撫平一些過往的傷痛。
    可是……再遺憾又能怎么樣?
    如今的他,既然已經做出了他想要的選擇,一個成全彼此的選擇,她又何必,又何必……
    黎湘手指目光都停留在陸景喬的名字上,許久之后,終究還是緩緩放下了手機。
    正在這時,房間的門鈴忽然響了起來。
    黎湘走過去打開門,門外站著的卻是目光有些焦灼的陸北堂,“湘湘,幫我訂一下回江城的機票。”
    黎湘驀地一怔,“出什么事了嗎?”
    “大伯突發疾病住進了醫院,我得回去看看。”陸北堂說,“越快越好。”
    黎湘捏著門把的手控制不住地微微一僵。
    陸北堂的大伯……陸老爺子。
    鑒于當天時間已經太晚,黎湘訂了第二天早上六點的機票,凌晨四點半就和陸北堂一起奔赴機場,在江城機場下飛機的時候,時間不過早上八點半。
    陸氏派了車子來接陸北堂,坐在車子里的時候,陸北堂才問黎湘:“要不要叫司機先送你回去休息?”
    “不用。”一路上都有些沉默的黎湘連忙回答,“您先去探望老爺子要緊,還是先去醫院吧。”
    陸北堂聽了,點了點頭,也就不再多說什么。
    車子行駛了一個多小時,才在江城首屈一指的私家醫院門口停了下來。
    陸北堂這才又看向黎湘,“要不要陪我一起進去?”
    黎湘輕輕搖了搖頭,“我就不去了,要不我在這里等您出來?”
    陸北堂想了想,只說了一句:“也好。”
    黎湘縱使也關注老爺子的病情,可是她身份到底尷尬,在陸家又是個不受歡迎的人,實在是沒必要進去添麻煩,所以她只想等在這外面,待陸北堂出來,也可以第一時間知道陸老爺子的情況。
    眼看著陸北堂走進醫院大門,黎湘安靜地在車里坐了許久,心緒卻始終翻轉難平,終于還是推門下車,走到醫院旁邊的一家餐廳去買了一杯熱豆漿。
    都說暖和甜蜜的食物具有鎮定舒緩的作用,可是那杯甜到掉牙的豆漿喝到一半,黎湘整個人卻依舊是有些虛浮的,終于還是將豆漿扔進垃圾桶里,轉身走向了車旁。
    沒想到剛剛走到醫院門口,卻忽然就與一坐一立的兩個人迎面相遇。
    那一瞬間,黎湘是震驚的。
    宋琳玉推著坐在輪椅里的黎仲文緩緩走向醫院,兩個人都沒有了從前意氣風發的模樣,黎仲文頭發白了一半,滿臉滄桑,而宋琳玉也是瘦削而憔悴,臉上一絲妝容也無,老態畢現。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