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黎湘緩緩抬眸,再度對上這個男人似笑非笑的視線時,一顆心似乎都震了震。
    一個人,究竟是為了什么,才會生出這樣一副心腸和嘴臉?
    面對著他的笑容,黎湘恨不得立刻撕開他虛偽的面具,將他所做過的事情通通剖白于天下!可是她知道不行,還不是時候,在找到可以真正讓所有人相信他的證據之前,無論她說什么,他都有無數的機會和借口為自己脫罪攖。
    而她也不可以將自己暴露在他面前,所以,黎湘無論如何也不想跟他多說什么償。
    “伯父葬禮在即,大哥應該有很多事情忙才對。”黎湘說,“我又怎么敢耽誤大哥的時間呢?”
    陸景霄聽了,再度緩緩笑了起來,“你應該知道,能將時間浪費在你身上,我其實很樂意。”
    “大哥真是有心。”黎湘說,“不過這份心思,還是留著去給伯父伯母盡孝吧。”
    說完這句,黎湘刻意深看了他一眼,卻見眼前的這個男人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眼波也沒有一絲波動,唇角的笑意似乎還加深了一些。
    黎湘見過無數的人情冷暖,也看清過無數的人心,這一眼,她已經可以看出這個男人并沒有絲毫的悔意和懼意,哪怕是在提及陸正業的時候,他也絲毫不為所動。
    可怕,真是很可怕,像這樣的人心,黎湘還是第一次見到。
    因此她更不愿意讓自己再跟他多說什么,輕輕拿開陸景霄的手,彎腰坐進了車里,關上車門之后就吩咐司機開車。
    陸景霄卻再度彎腰靠在了車窗處,微笑著看著黎湘,“好吧,你執意要走,我也沒有辦法。不過沒關系,反正很快又會見面,不是嗎?”
    黎湘又看了他一眼,很快升起了車窗。
    車子很快駛離,而陸景霄卻始終站在原處,靜靜地看著那輛車子駛出陸家大宅,他才緩緩收回視線。
    隨后,他轉身走進車庫,隨意坐進一輛車里,發動了車子。
    ……
    黎湘乘坐的車子一路往山下駛去,想到方才陸景霄的神情,她身體里仿佛依舊控制不住地冒著寒氣,忍不住吩咐司機打開空調,將車內溫度升高一些。
    司機一面答應著一面打開空調,黎湘則從手袋里翻出了手機準備打電話給陸景喬。
    可就在這時,下方忽然有一輛越野車高速駛來,并且還占據著黎湘的車所在的車道逆向而行!
    司機臉色一變,連忙重重鳴笛示警。
    黎湘聽到鳴笛聲,驀地抬起頭來看向前方,卻只見對面那輛越野車毫不退讓,直接就這么沖了過來——
    砰!
    一聲巨響之后,車身劇烈震動,黎湘的頭重重撞到前排的座椅,隨后倒在后座。
    然而她并沒有失去知覺,隱隱約約,她聽到了司機的哀嚎聲,似乎是受了傷。
    那一刻,黎湘腦子里竟然還生出了報警的念頭。
    她下意識地就去摸自己的手機,可是還沒有摸到,忽然就有人打開了后座的車門。
    黎湘只覺得自己應該沒有大礙,感覺到自己被人扶了起來,還準備開口叫對方先救司機,可誰知道下一刻卻忽然有一張帶有劇烈刺鼻氣味的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黎湘只吸了一口,便失去了知覺。
    幾乎是在她昏迷的同時,陸景霄駕駛的車到達了現場。
    陸景霄坐在車里,看著眼前的這幅情形,低頭給自己點了支煙。
    點一支煙的時間,便有人抱著黎湘來到他車旁,打開他的車門將黎湘放了進去。
    陸景霄這才緩緩抬起頭來,淡淡吩咐了一句:“處理好現場,不要留下蛛絲馬跡。”
    說完這句,陸景霄很快駕車,繞過車禍現場,離開了這里。
    ……
    黎湘全無知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沉睡了多久,直至感覺到有人用力地踹著她的腿時,她才一點點地有了知覺,醒了過來。
    有些艱難地睜開眼睛之后,黎湘看見了一間公寓,一間似曾相識的公寓。
    她大腦還沒完全恢復運轉,一時還沒想起這到底是什么地方,身后傳來的踢踹卻依舊沒有停止。
    黎湘艱難地轉過頭看了一眼,這一看,卻讓她猛地清醒過來!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