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重新回到屋子里,黎湘轉身看向門外,卻見那個女人只是站在門口,看了她一眼之后,竟然就那么不動聲色地又走開了!
    黎湘呆滯了片刻,看著仍然打開的房門,空蕩蕩的門口,緩緩退到了沙發里坐下攖。
    陸景霄將蔣程程關在這里,并且用那樣的方法將她綁起來折磨她,現在又將她也一起關到了這里,卻并不限制她的自由,只是在隔壁安排了人守著,不允許她離開這里?
    為什么?
    黎湘想不明白陸景霄到底要干什么,而蔣程程的哭聲又始終在房子里回響,黎湘腦子里一片混亂,終于忍不住站起身來走到窗邊,想要推開窗看看償。
    然而窗戶緊緊關閉著,紋絲不動。
    黎湘盯著窗戶看了一會兒,很快轉身走進廚房和衛生間,一一嘗試了那里的窗戶,仍然是推不動。
    所有的窗戶都被封死了,門卻可以自由打開——既然陸景霄將她們關在這里,為什么不將門一起鎖上?
    一個不是密室的密室,而且偏偏還是這座房子,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黎湘靜思了片刻,轉頭看向蔣程程,“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什么時間?”
    外面的天色一片漆黑,黎湘想要確定現在到底是什么時間,她已經被抓到這里來多久,以及陸景喬知不知道她被人抓了?
    蔣程程依然伏在地上艱難而痛苦地哭著,聽見黎湘的問話也沒有絲毫反應。
    黎湘知道指望不上她,起身在屋子里找了一圈,目光最終落到電視機上,她驀地反應過來,一下子打開了電視。
    所幸電視機竟然是可以正常運作的,而上面顯示的時間清晰地告訴她,現在是深夜十一點,離她被抓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
    以陸景霄的行動力,一切可能都會做得毫無破綻,并且沒有驚動任何人——
    那此時此刻,陸景喬在做什么?
    黎湘捏著電視機遙控器坐在那里,正有些失神地想著,忽然就聽見了外面的走廊上傳來了一陣緩慢的腳步聲。
    與此同時,窩在地上的蔣程程迅速做出了反應,即便黎湘可以確定她的手腳已經磨損到幾乎不能動,可是聽見那陣腳步聲時,她竟然迅速地強撐著自己從原本伏著的地上迅速移到了床頭的角落,似乎想要將自己躲起來一般。
    黎湘眼見著她這樣的反應,已經猜到了什么。
    她轉頭看向門口,只是幾秒鐘之后,一抹熟悉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門口。
    黎湘嘴角隱隱抽了抽,只是看著他。
    陸景霄對上她的視線,竟然緩緩微笑了起來,“還有心思看電視?湘湘,你比我想象中鎮定了許多。”
    聽到這句話,黎湘竟果然奇跡般地鎮定了許多。
    無論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她既然已經身在這里,除了面對他,再無別的選擇。
    她緩緩放下手里的遙控器,這才開口道:“這里已經有一個驚慌失措的人了,我想,你并不希望看到第二個。”
    陸景霄聽了,緩緩點頭笑了起來,隨后才走進了屋子,在黎湘身邊坐了下來。
    黎湘身體隱隱一僵,隨后不動聲色地往沙發另一頭挪了挪,陸景霄似乎也不介意,依舊坐在原處,微微倚著沙發背,似笑非笑地看著黎湘,“剛才在想什么?”
    “大哥又何必明知故問呢?”黎湘看著他,“換做是你莫名其妙地被人抓來,困在這么一個地方,你會想什么呢?”
    陸景霄聽了,忽然低笑起來,隨后道:“不用擔心,剛才已經有人代你給景喬打了電話報平安,他喝得半醉,也聽不出你的聲音……再加上反正他今天會在那個酒莊待一整夜,又不會回家見到你,所以,他應該也不會擔心你的。”
    黎湘聽了,太陽穴控制不住地跳了跳——她原本以為陸景霄是想用她來要挾陸景喬什么,可是現在,他竟然不讓陸景喬知道她被困住?
    “所以呢?”黎湘又一次看向他,“你這么做,目的是什么?”
    陸景霄聳了聳肩,“什么目的?請你來聊聊天而已,這也需要一個確切的目的?”
    黎湘看著他,緩緩搖了搖頭。
    不可能這么簡單,陸景霄要做的事情,怎么可能這么簡單?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