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春節假期內,連續三四天的時間思唯都是來別墅跟慕慎容一起度過的。
    早上她會帶一些食材來胡亂搗鼓一通,而傍晚慕慎容就會送她回家,跟小孩子上學放學一樣準時。
    這樣的過程中,自然不可避免地會跟慕慎希碰面,然而卻真的僅僅是碰面而已——思唯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他故意為之,總之每一次她來到別墅之后,沒過多久他肯定會有事離開,一連幾天,她在別墅里吃了七八次飯,慕慎希一次都沒有在場過。
    償1
    偶爾慕慎容忙得晚了,她也會待得比較晚,慕慎希從外面回來時,她也會見到他。然而卻依然僅僅只是一個照面,他常常只是跟他們打過一聲招呼就回自己的房間,根本就不會跟他們多待一刻。
    思唯只覺得自己問心無愧,所以才敢于這樣坦蕩地面對他,可是沒想到她這樣努力,卻根本沒見到她幾面,思唯性子固執,愈發不肯放棄,于是照舊天天往慕慎容那邊跑。
    這樣連續幾天的日日相對,她和慕慎容倒是顯得有些如膠似漆起來,實在是羨煞旁人。
    這一天,思唯再一次來到慕家時,卻發現慕慎容不在家,于是給他打了電話,聽他說他出去見一個國外來的客戶,便也不折騰做飯了,將食材放進冰箱準備離開的時候,她卻忽然聽到樓上傳來一陣咳嗽聲。
    已經是初七,從她知道慕慎希生病到現在已經整整過去了七天,可是他的咳嗽似乎一點都沒有好。
    思唯在樓下站了片刻,忽然轉身走進廚房,倒了杯水之后,出來上了樓。
    二樓的小客廳里,慕慎希倚坐在沙發里,修長的雙腿疊放在面前的茶幾上,大腿上放了一臺筆記本電腦,正擰了眉仔細地看著什么,卻忽然聽見腳步聲,抬頭一看,就看見了思唯端著水杯走上來的身影。
    慕慎希臉色隱隱一變。
    思唯徑直走上前來,將水杯往他面前一放,說:“喝點水吧。”
    話音落,她又看見放在他面前的酒瓶和酒杯,轉頭拎到了旁邊放下。
    慕慎希看著她的動作,緩緩開口:“慎容今天不在家。”
    “我知道啊。”思唯看著他,“我剛剛給他打了電話,不過聽到你好像還在咳嗽,所以就給你倒了杯水上來。”
    慕慎希看著放在自己面前的那杯水,很久之后,才說了聲:“謝謝。”
    思唯不動聲色地吸了口氣,又說:“你是他哥哥啊,我關心你也是應該的。對了,你吃過飯了嗎?要不要我煮點什么東西給你吃?”
    慕慎希聞言,緩緩抬眸看了她一眼,說:“不用了,我馬上就要出去。”
    思唯看了一眼他身上的居家服,再聯想起剛才被自己拿開的酒瓶和酒杯,他這個樣子,哪里有半點像是要出去的架勢?可是她一出現,他反倒要出去了。
    思唯心思控制不住地微微一沉,下一刻,她卻再度揚起臉來,“你不用跟我客氣啊,反正早晚……我也是要叫你一聲大哥的,我覺得我們沒必要太過客套。不如我煮點粥給你吃?”
    “我說了,不用了。”慕慎希聲音微微低沉地開口。
    “我最近在練習廚藝啊,你權當幫我試驗試驗,不行嗎?”思唯說完這句,也不理他怎么回答,轉身就往樓下走去。
    慕慎希看著她的背影走下樓梯,靜靜地又在沙發里坐了許久。
    思唯下了樓,走進廚房,很快拿了些米,正在水龍頭下有些發怔地清洗時,她忽然聽見外面傳來“砰”的一聲,隱隱是大門關上的聲音。
    思唯立刻回過神來,走出廚房一看,很快通過客廳的落地窗看到了外面的情形——慕慎希已經換了衣服,走到他的車子旁邊,拉開車門坐進去,很快就發動車子離開了這里。
    思唯站在屋子里,呆呆地看著那輛車子駛離,很久之后,才又一次回過神來。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是想到那輛車絕塵而去的影子,她心里竟然是隱隱松了口氣的。
    可是她明明希望通過跟慕慎希的坦然相處來證明自己并沒有對他有任何在意,不是嗎?
    *
    中午時分,思唯回到家里的時候,意外發現大宅前的空地上停了一輛陌生的車子。
    今天已經是初七,照理已經沒什么人會來陸家拜年做客,思唯一面看著那輛車子一面走進屋,正好看見司萍沖了壺茶要端到樓上去,她連忙喊住她:“萍姨,誰來了?”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