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思唯整夜都沒有睡著,一大早卻格外精神,于是早早地起床下樓,在樓下晃悠了一圈之后,不知哪里生出的興致,干脆跑到了廚房里熬粥。
    好在這別墅里的廚房她十分熟悉,熬粥這回事也已經做過幾次,因此做起來格外得心應手,連帶著心情也又雀躍了幾分,一面攪動著鍋里的白粥,一面還不自覺地哼起了歌攖。
    慕慎希倚在廚房門口,看著里面束起長發素面朝天的思唯,恍惚間,竟然有片刻的失神。
    因為多遺傳自母親,她五官深邃明麗,再加上她平時也不化濃妝,因此素顏倒并沒有太大差別,相反,她這個樣子站在廚房里忙碌,少了幾分時髦美艷,竟多了幾分歲月靜好的氣息。
    慕慎希為這氣息恍惚的片刻,思唯一抬頭,忽然發現廚房門口站著的他,瞬間嚇得身體一僵,嘴里哼著的歌也隨即消失了。
    慕慎希回過神來,微微偏頭沖她笑了笑償。
    思唯對上他的目光,幾乎立刻就移開了視線,只是低頭看著自己面前那口鍋里的白粥。
    慕慎希這才走上前來,站到她身后,淡笑著開口問道:“剛才那是什么歌?不是挺好的,怎么不哼了?”
    思唯用背對著他,聞言咬了咬唇,并不回答。
    慕慎希卻忽然伸出手來圈住了她的腰。他個子高,從身后抱住她之后,輕輕松松地往鍋里看了一眼,隨后偏頭看她,“做給我吃的?”
    就這么簡單的一個動作,一句話,思唯耳根竟然控制不住地就燒了起來,伴隨著溫度的上升,一片緋紅漸漸染上耳根。
    慕慎希親眼見著那片緋紅緩緩出現在自己眼前,目光不由得微微一凝。
    “做給我自己吃的。”思唯嘴硬地回答了一句。
    慕慎希聽見這句話,才緩緩將自己的目光從她泛紅的耳根上移開,看向她的雙眸,沉聲開口:“那我吃什么?”
    “我管你吃什么!”思唯嘀咕了一聲,隨后用手肘推了他一下,“你走開了啦,不要打擾我做飯。”
    那手肘輕悠悠一推的力量,與她平日里用手推他的力道都是不同的。
    慕慎希終于確定,的確是有什么不同了。
    昨天晚上明明還怒氣沖沖的恨不得咬死他的女人,今天忽然整個人都溫婉柔和下來,仿佛昨天晚上的事情并沒有發生過,而是發生了另一件他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他又盯著她看了片刻,才緩緩開口道:“你不管我,那我可就自己安排了。”
    思唯漫不經心地攪動著鍋里的粥,聽著他這句話,毫無防備地回答了一句:“隨你。”
    話音剛落,慕慎希忽然就伸出手來,將爐灶的火關了。
    “喂!”思唯頓時一驚,“你干什么?我粥還沒熬好呢!”
    “你既然說了隨我……”他低聲回答,“那自然是要先安排我的早餐。”
    說完,他抱著思唯,一轉身就將她抵在了流理臺前,隨后在她還錯愕的眼神之中,低頭就吻了下來。
    思唯哪想得到他會突然來這招,還沒來得及回神就掙扎起來。
    慕慎希直接束縛住她的手腳,隨后低下頭來,看著她光潔的面容,低笑著開了口:“不是說隨我嗎?”
    她一怔,下一刻竟控制不住地紅了臉,隨后她瞪了他一眼,說:“沒說隨你這樣!”
    “那做別的行不行?”他湊近她的臉,幾乎與她雙唇相貼,低喃著開口問道。
    思唯呼吸有些緊繃,過了片刻才反應過來他口中“別的”是什么,她體內奔流的血液仿佛瞬間就高了幾十度,熱得人發燙,“不行不行不行!慕慎希,你快點放開我!”
    慕慎希卻沒有動,仍舊與她緊緊相貼,只是好一會兒都沒有再開口,仿佛是在冷靜自己。
    思唯身體有些虛軟無力,不敢亂動,只等待著他冷靜下來放開自己。
    然而,片刻之后,她卻在自己耳邊聽到慕慎希的聲音——
    “抱歉,這一次,似乎是忍不住了。”
    話音落,他再次一轉頭就封住了她的唇,這一次長驅直入,毫不掩飾地親吮與糾纏,赤果果地向她展示著他的熱情和欲/望。
    思唯有些呆住。
    仿佛是被他嚇著了,又仿佛是被他燙傷,安靜地靠在那里,任他為所欲為。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