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慕慎容見到她這樣的反應,似乎一點也不驚奇訝異,依舊平靜地坐在沙發里,只等著思唯自己走出來。
    而廚房里,思唯緊緊揪著自己身上那件寬大睡袍的領子,難堪地直跳腳。
    她這副模樣,這個點還待在這里,身上又穿著慕慎希的睡袍,傻子都知道應該是發生了什么事——更何況慕慎容又不是傻子攖!
    怎么偏偏就讓他給遇上了呢?
    思唯懊惱地敲了敲自己的頭,又在廚房里冷靜了片刻,終于認命一般,給自己倒了杯水之后,硬著頭皮走了出去償。
    慕慎容依然坐在沙發里,微微低頭刷著手機,并沒有刻意探究地看向她。
    見到他這個模樣,思唯又放松了一些,走過去站在沙發后面,自欺欺人一般地用沙發遮住自己一部分身體,安全感卻仿佛又多了幾分。她這才開口問他:“你怎么這么早就回家了啊?”
    這會兒還不到四點,按理他不該這么早下班才對。
    慕慎容聞言,緩緩抬起頭來看向她,說:“你今天都不用上班,為什么我就不能在家休息?”
    思唯一怔,這才反應過來今天是周日,可是想到慕慎希,她忽然更疑惑了,“那你哥為什么還要去公司?”
    “我怎么知道?”慕慎容目光依舊停留在手機屏幕上,聲音淡淡地回答了一句,“他事情向來多,我可管不著。”
    思唯聽了,不由得安靜下來,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
    不得不說,這樣一個冷靜淡漠的慕慎容,和她最初認識的那個人,簡直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性格,可是偏偏慕慎容就只有一個,而究竟哪個才是真實的他,答案似乎已經不言而喻。
    “你……最近心情好像不太好哦?”思唯不由得問了一句。
    慕慎容抬眸看了她一眼,緩緩道:“何以見得?”
    思唯聳了聳肩,說:“你自己心里有數,我只是說說自己的感覺而已。”
    說完她便又沉默下來,忍不住想起了沈嘉晨之前跟她說過的話。
    那個時候,她對沈嘉晨說的話選擇了懷疑和忽略,而如今再看,事態其實已經隱隱清晰起來。
    沈嘉晨沒有說謊的理由,而慕慎容也的確是變了一個人。
    慕慎容聽完她的回答,放下手機站起身來,走到酒柜旁邊給自己倒了杯酒。
    思唯安靜了一會兒,終究是沒有忍住,轉頭看向他,問了一句:“其實你喜歡的人是沈嘉晨,對嗎?”
    慕慎容喝酒的動作微微一頓,卻轉開了臉,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思唯的好奇之心卻已經完全地被勾了起來,她忘了自己這身打扮的尷尬,轉身走向他,“可是你既然喜歡她,為什么那個時候又要跑來追我?你是為了氣她,還是像她說的那樣,你是想通過我來接近她,然后報復她?”
    “答案重要嗎?”慕慎容聽完,卻只是淡淡反問了一句。
    思唯微微一頓。
    眼下沈嘉晨依舊回到了她支教的山區,而她跟宋衍之間也一切穩定,慕慎容似乎也再沒有什么異動,一切看起來,似乎已經歸于平靜。
    “你放棄了,是嗎?”思唯這才又開口道,“如果是,那曾經的答案就不重要了。”
    慕慎容聽得低笑了一聲,說:“那如果不是呢?”
    思唯臉色微微一變,隨后正色看向他,說:“如果不是,那我會勸你放棄。”
    “原因呢?”
    “宋衍和沈嘉晨已經是名正言順的一對,他們倆很好,很合適也很穩定。”思唯說,“你不能因為自己單方面的欲求,就在好好的兩個人之間橫插一腳。我當你是朋友,他們兩個同樣是我的朋友,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一定會站在他們那邊。”
    慕慎容聽了,眼眸隱隱沉下來,片刻之后,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隨后才看向思唯,緩緩笑道:“你盡管站,我也會支持你的。”
    說完,他徑直轉身上了樓,留下思唯一個人怔怔地站在樓下,反復思量著他剛才說的那句話,卻始終也想不透徹他究竟是怎么個意思。
    她正站在那里絞盡腦汁的時候,大門忽然響了一聲,思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沒有察覺,直至身后忽然伸出一雙手來抱住她,她才猛然回神,控制不住地又叫了一聲。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