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script>  將近十一點,陸家主樓的客廳里依舊燈火通明。
    許紹鈞坐在沙發里神色如常地看著文件,而煎熬了一整天的思唯坐在他旁邊,控制不住地昏昏欲睡起來。
    許紹鈞不經意間轉頭看她一眼,見她艱難地打著瞌睡,便拿過自己放在旁邊的外套輕輕披在了思唯身上。
    正在這時,大門口忽然傳來動靜,許紹鈞轉頭一看,便看見陸夫人瘦削的身影從外面走了進來償。
    許紹鈞很快就站起身來迎上前去,“媽,怎么這么晚?”
    說話間,沙發里的思唯一下子驚醒過來,睜開眼睛一看,身體瞬間就緊繃起來,“媽媽!你回來啦!”
    陸夫人看了她一眼,這才回答許紹鈞的問題:“有點事情耽擱了。”
    “沒什么問題吧?”許紹鈞又問。
    陸夫人點了點頭,說:“小事,差不多都解決了。”
    母子倆邊說便走向沙發,思唯像個小學生一樣正襟危坐在那里,緊張不安地看著陸夫人。
    誰知道陸夫人走到沙發旁邊,卻并不坐下,只是看了一眼許紹鈞放在沙發和茶幾上的文件,說:“這么晚了還在做事?”
    “嗯,后天要上庭的一個案子。”許紹鈞說,“我見有時間便多準備準備。”
    “不要太晚,早點休息。”陸夫人說,“我先上去了。”
    如同透明人一樣坐在旁邊的思唯頓時就急了,“媽媽,我有話跟你說——”
    陸夫人擺了擺手,“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說吧。”
    說完陸夫人便轉身往樓上走去,思唯又喊了她一聲,她也如同沒有聽見一般,頭也不回。
    思唯頓時就癟了嘴,轉過頭來看著許紹鈞,“媽媽都不理我!”
    “媽媽累了而已。”許紹鈞看著她笑了笑,“在外面奔波了一天,讓她好好休息休息吧。等她休息好了,心情也會好點,不是嗎?”
    “那你明天早上還要陪我!”思唯拉著他的手臂祈求。
    許紹鈞略思量片刻,點了點頭,“好。”
    思唯惆悵地回到自己房間,一看自己放在房間充電的手機上好幾個未接來電,都是來自同一個號碼。
    思唯撅了噘嘴,疲憊地倒在床上,正準備給他回過去的時候,電話忽然又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接起來放到耳邊,懶懶地“喂”了一聲。
    “怎么了?”慕慎希聽到她的聲音就低笑了起來,“怎么會這么沒精神?”
    思唯翻了個身,趴在床上,“我還沒跟媽媽說我們之間的事。”
    慕慎希聽了,應了一聲,隨后忽然道:“不如明天我過來,陪你一起?”
    “千萬不要!”思唯一下子坐起身來,“媽媽本來就不高興了,你再一來,這算什么呀?逼宮嗎?”
    慕慎希聽得笑了起來,“如果這方法有效,我也不介意使用。”
    “你敢!”思唯說,“你要是敢來,我就跟你翻臉!”
    “哦,那我就得慎重考慮考慮了。”慕慎希說。
    思唯聽得哼了一聲,過了一會兒才又問:“你在干嘛?”
    “想你。”
    思唯一聽,身體瞬間軟了半邊,一頭栽倒在被窩里。
    這么一通電話忽然就變得無限延長起來,思唯躺在那里跟他說著話,竟然不知不覺地就睡著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她突然驚醒時,天色已經大亮,思唯見狀,連忙從床上坐起身來,拿過旁邊的手機看了一眼,還好還好,只是早上八點鐘而已。
    她松了口氣,起床正準備進衛生間,經過窗邊時不經意往外一看,卻忽然就看見了兩道熟悉的身影。
    思唯瞬間就趴在了窗戶上,目不轉睛地看著。
    樓下的綠地里,許紹鈞正陪著陸夫人在林蔭道上散步,兩個人一路走一路聊著什么,卻并不似平常談笑,反而隱隱透出認真的意味。
    思唯站在自己的屋子里看著,自然不會聽到兩個人在說什么,可是她隱隱覺得許紹鈞應該是在幫自己,于是不加不能移開視線。
    同一時間,早起洗漱完畢的黎湘也站在自己臥室的窗戶旁,從另一個方向靜靜地看著那對在樓下散步的母子。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