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傍晚,沈嘉晨下班,剛一走出公司,忽然就看見了街旁一個熟悉的身影,正站在垃圾桶旁吸煙。
    她腳步一頓,轉頭走向公交車站的方向攖。
    沈嘉寧一回頭看到她,立刻快步追上前來拉住她的手臂,“嘉晨!”
    沈嘉晨沒有回頭,只是淡淡說了一句:“我約了人。”
    沈嘉寧聽了,安靜片刻,才又緩緩道:“本來還想叫你一起吃晚飯的。償”
    她頓了好一會兒,才終于說了一句:“改天吧。”
    “好。”沈嘉寧回答著,緩緩松開了她的手。
    沈嘉晨往前又走了兩步,卻還是停了下來,回過頭來看著他,“你有沒有開車?”
    “開了。”沈嘉寧連忙道。
    沈嘉晨點了點頭,“那你送我過去吧。”
    沈嘉寧幾乎立刻就笑了起來,“好。”
    沈嘉晨坐上他的車,一直駛過好幾條街,兄妹倆也沒有說話。
    其實自從當年那場變故之后,兄妹兩人之間的交流就已經很少,沈嘉晨常年在外支教,而沈嘉寧則渾渾噩噩地混日子,更多的時候,兩個人更像是認識的陌生人。如果沒有什么事,沒有人會主動聯系對方,一年到頭可能也見不夠幾次面。
    其實彼此都知道這樣的狀態不正常,可是當年父母的離世,終究是兩個人心里過不去的一個坎。
    于她,卻是此生都沒辦法揮去的傷痛與悔恨;
    于他,是無法原諒,卻又不得不原諒。
    很久之后,沈嘉寧才終于又開了口:“我準備找個工作。”
    沈嘉晨低頭用手機查著資料,聞言頭也不抬地問了一句:“什么工作?”
    “不知道,先找著吧。”沈嘉寧說,“我保證兩周以內找到……欠的錢我一定會還的。”
    沈嘉晨依舊低頭看著自己的東西,安靜片刻之后,淡淡回答了一句:“好。”
    沈嘉寧一路將她送到陸家,直到分別,也再沒有什么多余的話。
    沈嘉晨是約了黎湘,順便來吃一頓飯,沒想到臨到開飯的時候,思唯和慕慎希忽然也回來了。
    只是分明處于熱戀期的兩個人,思唯回來時臉卻臭到極點,一進屋就上了樓,將房門摔得震天響。
    “不是說今天你們倆去看電影吃飯嗎?”黎湘微微笑著看著慕慎希,“這又是怎么了?”
    “沒什么。”對上她幸災樂禍的眼神,慕慎希倒也坦然,“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過一會兒也就好了。”
    說完他才看向沈嘉晨,“嘉晨,你也在。”
    “是啊。”沈嘉晨回答道,“慕大哥,真巧。”
    吃過晚飯,慕慎希上樓去哄思唯,而沈嘉晨則跟著黎湘來到了小樓。
    沈嘉晨在二樓起居室里坐著,黎湘進了臥室,沒一會兒就拿了一張卡出來,遞給沈嘉晨。
    “謝謝。”沈嘉晨接過來,頓了頓才又道,“不過還錢的時間你可能要多寬限我一些。”
    黎湘聞言瞥了她一眼,隨后才道:“能用錢解決的事就不是什么大事,最怕的是那些用錢也解決不掉的事。”
    沈嘉晨聽了笑了笑,“遇到了又能怎么辦?日子還不是要繼續過。”
    “可事情要是不解決,心里不是始終有根刺,哪能把日子過得好?”黎湘說。
    沈嘉晨聽了,抬眸與她對視一眼,隨后才輕笑著揚了揚手里的那張銀行卡,“你說得對。所以現在我就要去解決那件事了……無論怎么樣,欠你的,總比欠別人的來得輕松。”
    黎湘也微微笑了笑,說:“能解決就好。”
    兩個人離開小樓,又來到主樓客廳時,慕慎希果然已經將思唯哄好,兩個人正坐在沙發里吃水果,已經又是甜甜蜜蜜的樣子。
    沈嘉晨走過去便喊了慕慎希一聲:“慕大哥,我有事想拜托你。”
    慕慎希聽了,看她一眼,“說啊。”
    沈嘉晨很快便取出了黎湘剛才交給她的那張銀行卡,遞給慕慎希,“這卡里的錢,是我欠慕慎容的,麻煩你幫我轉交給他。”
    慕慎希看了那張卡一眼,微微挑了挑眉,“你們之間的錢銀關系,我這個第三者不好經手吧?”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