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那個時候,慕慎容面對著滿屋子的狼藉,聽著她說出的這句話,一顆心控制不住地緩緩提了起來。
    盡管她沒有說出口,可是他知道,她之所以叫他不要去,是因為危險。
    因為這件事,慕慎希已經躺在醫院里,而家里也被外來人翻得亂七八糟,許洲廷的人顯然還是繼續阻止事件的發生,他們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勢必會繼續尋找,而盯守住他,應該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攖。
    畢竟,他是慕慎希唯一的親人,慕慎希的秘密,他這個弟弟是最有可能知道的人。
    所以,一旦他拿到了那個關鍵證據,那很有可能接下來出事的人就是他償。
    她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給他打電話的吧?
    可是,為什么?
    明明此前沒多久,她還決絕地告訴他,他們兩清了,他要是再逼她,就是在逼她去死。
    可是現在,誰逼她了?
    “你在關心我。”很久之后,慕慎容才沉沉開了口。
    電話那頭同樣是長久的沉默。
    “沈嘉晨。”他的呼吸微微粗重起來,喊著她的名字。
    回答他的是她輕若無聲的呼吸,隨后,她才又開了口:“如果那個房子里有你需要的東西,那我幫你去拿。”
    “沈嘉晨!”他驟然站起身來,“我不需要你去為我冒這個險!”
    “你去是冒險,我去不是。”沈嘉晨頓了頓,才又道,“我男朋友會陪我。”
    聽到后面這句,慕慎容臉色赫然一僵,下一刻,他揚手就砸掉了自己手中的電話。
    而沈嘉晨說到做到,幫他拿到了那些關鍵證據,而且還親自送到了相關單位的手中。
    慕慎容趕到的時候,沈嘉晨正挽著宋衍的手臂,一同從那幢辦公大樓走出來。
    三個人六只眼睛,目光交匯的時候,雙方都停住了腳步。
    而慕慎容的視線就停留在沈嘉晨臉上,始終一動不動。
    宋衍轉頭跟沈嘉晨對視了一眼,隨后道:“我先去開車過來,你在這里等我?”
    沈嘉晨唇角微微一彎,點了點頭。
    宋衍這才松開她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經過慕慎容身邊的時候,到底還是朝他點頭示意了一下,而慕慎容卻只當未見。
    沈嘉晨一直靜靜地站在原地,只是目送著宋衍遠去的背影,并沒有看慕慎容。
    慕慎容走到她面前的時候,她才緩緩開了口:“東西我已經交上去了,希望能幫到你跟慕大哥。”
    慕慎容聽了,安靜片刻,見她臉上始終無所波動,終于冷笑一聲開了口:“你不是說過我們已經兩清了嗎?那這次……你是在幫誰?”
    沈嘉晨聞言,終于緩緩抬眸看向他。
    十幾歲的時候,她的眼睛里寫滿了驕傲與跋扈,卻是清澈靈動,眼波流轉;而現在,她的眼睛竟如古井深潭,似乎永遠都是那副波瀾不驚的狀態。
    “就當我欠你的太多。”她說,“再還一次,也沒什么大不了。”
    慕慎容聽到這句,滿目僵冷地看了她很久,才又緩緩開口:“你說兩清就兩清,說再還一次就再還一次,你以為現在還是當初,什么都是你這個大小姐說了算?”
    她再次看向他,眼中依舊毫無波動,“那就當我多管閑事。這件事過去之后,我們不會再有任何聯系。”
    說完這句她便抬腳欲走,可是慕慎容卻一把扣住她的手腕,直接將她堵在了墻角。
    而她竟依舊平靜,臉色都沒有絲毫變化。
    他抬起手來捏住她的下顎,心頭如有火燒,可是煎熬的同時,卻又有一股無法忽視的暗潮洶涌。
    四目相視許久,他終于再度開口:“你關心我,你怕我出事,為什么不敢承認?”
    聽到這句話,她眸光終于微微閃動了一下,可是下一刻,她卻笑了起來。
    “對,我怕你出事。”她坦然地開了口,“我虧欠的人太多,我心里負疚感太重,可是有些錯,永遠都沒辦法救贖了……也許我無意中便將欠他們的都算在了你身上,我以為多還一些,自己的罪孽就會輕一些。”
    慕慎容捏在她下顎上的手驀地用力一卡,“你在撒謊。”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