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眼看著自己臉上這些明顯的傷痕,沈嘉晨先是震驚混亂了片刻,隨后卻很快就鎮定下來。
  她擦干自己臉上的水漬,很快回到了慕慎容的屋子里。
  慕慎容依然坐在那張小書桌旁邊,仿佛她出去那么久,他都沒有動過攖。
  沈嘉晨見他這個模樣,翻了個白眼,隨后徑直走到床邊,將自己剛剛換下來的衣服一件件地又收回了背包里償。
  將最后一件T恤也收進背包之后,她卻忽然反應過來什么,隨即重新將里面的東西一件件拿出來,到最后直接將包里的東西倒在床上,卻沒有看到最關鍵的那一樣——錢包!
  “我錢包呢?”她不由得脫口道。
  慕慎容聞言,終于有所動作,轉頭看了她一眼。
  沈嘉晨又將自己剛剛疊起來的那些衣服一件件掀開,卻都沒有找到錢包。
  她不由得想起自己不見了了的那條褲子——難道錢包跟那條褲子一樣,從背包里掉了出去?
  這么一想的確是很有可能,她忍不住懊惱地抓了抓頭發,一轉頭卻正對上慕慎容的視線。
  兩相對視片刻,慕慎容很快收回了視線,沈嘉晨也隨即收回目光,拿出自己的手機來準備打電話。
  誰知道電話撥出去傳來的卻是提示音:“對不起,您的手機已欠費停機……”
  沈嘉晨控制不住地張了張嘴,拿下手機一看——月初,1號,她忘了交電話費!
  她呆滯了片刻,終于又一次看向慕慎容。
  他安然地坐在那里,仿佛所有注意力都在面前的那本書上。
  沈嘉晨盯著他的背影看了一會兒,終于開口:“喂!”
  慕慎容沒有動,也沒有回答。
  沈嘉晨咬了咬唇,又道:“我爸之前不是給了你一部手機嗎?借我用用。”
  聽到這里,慕慎容才終于合起自己面前的書,緩緩回頭看了她一眼。
  沈嘉晨迅速將臉往旁邊偏了偏,似乎是不愿意讓他看見自己臉上的傷,可是想想他剛才應該已經見過了,索性就揚起臉來,“我要打電話。”
  慕慎容這才起身,走到衣柜旁邊,從里面取出自己的背包,再從背包里取出手機扔給她。
  沈嘉晨很快撥通了沈嘉寧的電話,“沈嘉寧,我錢包丟了,你快點給我送錢來!”
  電話那頭的沈嘉寧一頭霧水,“我上哪兒給你送錢?”
  沈嘉晨瞥了重新坐回書桌前不動如山的慕慎容一眼,沒好氣地回答:“我在學校門口呢。”
  “呵呵。”沈嘉寧笑了兩聲,說,“不好意思,我在機場呢,你想讓我怎么給你送錢來?”
  “機場?”沈嘉晨詫異,“你去機場干什么?”
  “我跟同學一起去首都玩,我難道沒有告訴你嗎?”
  “你……”沈嘉晨氣得幾乎暈厥。
  “你錢包丟了干嘛不自己回家拿錢?”沈嘉寧說,“爸媽不都在家呢嗎?我忙著呢,別煩我啊!”
  說完他就掛掉了電話,沈嘉晨丟開手機,忍不住氣得跺腳。
  如果眼下她這個樣子可以回家,那她干嘛還要多此一舉找他?
  好幾分鐘后,慕慎容終于意識到自己面前的這本書已經很久沒翻頁,于是便伸出手來翻了一頁。誰知道剛剛翻完,忽然就聽見沈嘉晨的聲音:“你有錢嗎?”
  慕慎容目光依舊落在書上,安靜了兩秒之后回答:“有。”
  “有多少?”沈嘉晨咬了咬唇看著他,“借我一下,等這幾天過了就還你。”
  “五十。”他說,“夠嗎?”
  五十?聽到這個數字,沈嘉晨一下子就從床上跳了起來,“五十?你是在逗我嗎?五十塊夠住什么酒店啊?”
  慕慎容這才又轉過頭來看了她一眼,“你要住酒店?”
  沈嘉晨懶得回答他,一下子又坐回了床上。
  她這個樣子,如果不想讓爸爸媽媽看到,那只能不回家。不回家,除了住酒店還能住哪里?
  安靜了一會兒,沈嘉晨終究又一次不甘心地開口:“你怎么可能只有五十塊呢?五十塊連生活費都不夠,你怎么活的?”
  慕慎容沒有看她,頭也不抬地回答:“原本今天可以收到一筆家教費,可是那家的家長出差了,所以推遲了。”
  沈嘉晨轉頭看向旁邊不說話。
  過了片刻,倒是慕慎容又開了口:“你可以找你別的朋友?”
  別的朋友?沈嘉晨聽到這幾個字,臉色控制不住地又沉了幾分。
  說起朋友,她第一個就想到了程菲。
  可是這個口口聲聲說會站在她這邊的“朋友”,卻在約了她見面之后人影全無,而代替她來到約定地點的卻是剛才那幾個男男女女——答案還能更明顯一些嗎?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