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沈嘉晨有些怔楞地接過那個飯盒,關上門回到屋子里打開一看,是一份很簡單的炒飯,大約就是校門口賣兩塊錢一份的那種。
  她不可控制地撇了撇嘴,可是因為腹中空空,還是被炒飯的香氣吸引了,因此她很快就開動了。
  出乎意料的是炒飯的味道還不錯,竟然很合她的胃口,沈嘉晨連吃了幾口,才緩了下來,安靜咀嚼的時候,她忽然想起了慕慎容攖。
  她態度這樣差,那個人……為什么還要買東西給她吃?
  難道是怕她餓死了,三天后他拿不到錢償?
  可是他那樣“有骨氣”的一個人,連她爸媽給的錢都假惺惺地拒絕了,怎么到了她這里反倒連這點小錢都在乎了?
  她一面吃著東西一面默默地想著,到底也沒能得出個答案來。
  吃完飯,她坐著發了會兒呆,回過神來只覺得悶得要死,偏偏他這個屋子里連個電視機都沒有。她呆了一會兒,想起他書桌抽屜里似乎有一部MP3,于是便走過去拿了出來,將耳機塞進耳朵里之后,打開了MP3。
  耳朵里剛有聲音傳來她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個人,MP3里居然全是英語文章!
  沈嘉晨將播放列表翻了個遍,發現里面并沒有任何一首歌,除了文章還是文章!
  沈嘉晨十分無語地拿下耳機,然而這屋子又憋又悶,偏偏還一點人聲都沒有,這讓她十分難受,到底還是又將耳機塞回了耳朵。
  聽著耳朵里傳來的嘰里呱啦的英文,她又起身在他書桌前翻了一大通,終于成功地找到兩本還算有點意思的中文讀物,于是便一邊聽著英文,一邊百無聊賴地翻看起來。
  下午五點,當慕慎容打開屋子的門時,一眼便看見了躺在床上的沈嘉晨。
  房屋西曬,今日難得天晴,落日余暉從窗口照進來,剛好投射在她青春飽滿的身體上。而她靜靜地躺在那里,耳朵里塞著耳機,胸口放著書,卻已經是閉目沉睡的模樣。
  慕慎容靜靜地站在門口看了好一會兒,才終于進屋,關上了門。
  大約是因為聽著MP3的緣故,沈嘉晨沒有聽到他發出的任何聲音,也沒有被他驚動絲毫。
  慕慎容默默地坐到了自己的書桌前,久久未動。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沈嘉晨熟睡依舊,直至八點多,MP3電量耗盡,那個在她腦子里循環了整個下午的聲音忽然消失了,這一變化成功地驚動了她的大腦,她忽然一個痙.攣,隨后醒了過來。
  睜開眼睛的時候,屋子里光線很暗,只余書桌上一盞臺燈亮著,照射出慕慎容年少清俊的側顏。
  他低頭坐在那里看著面前的一本書,目光專注而沉靜,橘黃色的燈光在他身上投射出一圈暖暖的光暈。一時之間,沈嘉晨竟然忘了自己身在何處。
  她靜靜地盯著他看了許久,直至……慕慎容不知何時轉頭對上了她的視線。
  兩兩相視,沈嘉晨卻在十幾秒后才倏然回神,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坐了片刻,似乎又覺得在床上坐著也不舒服,于是便站了起來,低頭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物。
  慕慎容沒有看她的動作,只是緩緩合起了自己面前的書,“吃晚飯嗎?”
  聽到這個問題,沈嘉晨動作一頓,安靜了片刻才回答:“吃也行,不吃也行。”
  慕慎容轉頭看她一眼,很快站起身來,“走吧。”
  沈嘉晨看著他徑直朝門口走去的身影,心頭不知為什么又有些煩躁起來,于是開口道:“又是中午那種難吃的炒飯嗎?”
  慕慎容看她一眼,又看了看被她扔在垃圾桶里的空飯盒,那意思似乎不言而喻——難吃你還吃光了?
  沈嘉晨將他的神情動作都看在眼里,只覺得臉上格外掛不住,一下子又坐到了床上,一副懶得理他的模樣。
  片刻之后,慕慎容才又開口:“不吃炒飯了。”
  沈嘉晨聞言,微微有些訝異地抬起頭來看向他。
  慕慎容這是在給她臺階下?
  他有必要這么好嗎?
  她微微蹙眉與他對視了許久,腦子里許多念頭翻轉,終究還是空空如也的肚子占據了主導。她終于站起身來,緩緩地走向門口。
  兩個人一起出了門,可選擇的地方依然只是學校門口那些小餐館,慕慎容帶著她走進其中一家中餐廳,坐下來開始點餐。
  沈嘉晨沒來過這家餐廳吃飯,她盯著墻上的餐牌看了一會兒,很快有了想吃的東西,“我要吃糖醋排骨,糖醋里脊,酸菜魚,干煸土豆絲……”
  她自顧自地說著,忽然察覺到一道視線正一瞬不瞬地看著自己,轉頭便對上了慕慎容的目光。
1996年电子游戏软件